2008年2月14日

911五週年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September 11 , 2006

911五週年了。

雖然與紐約一起經歷這五年, 還是很難就事件本身發表意見。我不是政論家, 對這塊土地仍有距離感。但是, 批評一下 Ground Zero 的最新建築方案是可以的。

Daniel Libeskind (1946-) 於 2003 年贏得國際比圖的方案已經全軍覆沒。SOM 按照建築經濟需求大幅修改造型後的自由塔(左上圖最左)勉強提醒看官這個計畫曾經有過創造歷史紀念性的理想。本月剛公佈贏得週邊三座大樓設計權的建築師名單, 最新全景透視如左上圖, 由最右向左三棟分別為楨文彥(日本, 1928-), Richard Rogers (英國, 1933-), 及 Norman Foster (英國, 1935-) 的設計。它們就像在芝加哥, 舊金山, 香港, 東京任何往天空發展的國際都會所能看到的那種 "corporate box", 按照商業邏輯, 冷靜地釋放一種理性計算後最適量的美麗--自制是受過長年理性訓練的上流精英才負擔的起的美德。紐約再次成功謀殺建築大師; 房地產商 Larry Silverstein (右上圖) 最終贏得一切。

因為紐約是如此大方地展現它現實快速躁進貪婪的一面, Rem Koolhaas 讚美它為唯一徹底發揚現代性的城市, 因為紐約拒絕經由人為的規劃控管進入秩序狀態。它放任一切混亂, 而這混沌並不如預期的導向滅亡, 反而自生出一套兼容數百萬人共生的秩序。也是從紐約, Koolhaas 學會拋棄現代主義建築師建設烏托邦的道德包袱, 與現狀共處, 而現狀自會找到它的出路。後1968的許多建築論者思想上的一大躍進是, 承認僅憑建築活動是不可能建設理想國的。'' 建築師無能實現烏托邦, 只有社會革命能夠。'' 義大利建築評論家 Manfredo Tafuri (1935-1994) 這句預言的上半段再次得到驗證。

但這句話後半段的見證似乎仍遙遙無期。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