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4日

關於一本四十歲的書, 和它的八十歲作者

《建築的複雜與矛盾》封面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September 13, 2006

美國建築師 Robert Venturi (1925-) 在1966年出版的 《建築的複雜與矛盾》(Complexity and Controdiction in Architecture) 今年歡度四十歲生日。哥倫比亞大建築學院的週三講座今晚邀請這位81歳的作者談這本可能是他今生最愛也最恨的作品。

《建築的複雜與矛盾》被建築史家 Vincent Scully (1926-) 譽為繼柯比意的 《邁向新建築》(Vers une architecture, 1923) 之後, 對建築界最有影響力的一本書。它歷四十年不衰的高曝光率歸功於來自正反兩面的評價。就擊垮已經徹底商業資本化乃至失去理想性的美國版現代主義而言, 這本書僅晚於Jane Jacobs (1916-2006) 的 《美國城市的生與死》(The Life and Death of American Cities, 1961)。但 Jacobs 的書關懷都市, 社區, Venturi 卻完全從建築立論。就催生後來流於淺薄的後現代主義而言, 這本書又早於西方建築理論界進入後現代戰國風雲的七零年代, 對很多人來說, 它是美國後現代主義的第一聲號角--雖然作者厲聲反對。想當然爾, 這年頭誰想跟已經污名化的建築後現代主義沾邊?

正反兩面的回應是 Venturi 對 《建築的複雜與矛盾》又愛又恨的原因。從1950年拿到碩士到出版這本書的十多年間, 他在羅馬遊學, 在別人手下工作, 開業, 兼課, 但始終沒有一件屬於自己的實務作品--他的第一棟房子於1964年完工, , 業主是他慈愛的母親。照他的說法, 1961年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 他是個 "充滿挫折感的年輕人"。這本書走紅後, 他的職業生涯也奇蹟式地走出淺灘, 續後一帆風順。儘管在之後的年歲裡完成了無數作品雖然在1991年拿到建築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克獎, 種種榮譽都無法將 Venturi 的名字和這本讓他從無名小卒一舉成名的書分割。他一生的成敗奇怪地繫於這本書的毀譽上。

再版序言中, Venturi 是這樣寫的: "或許所有的理論家都是命中注定得以一種憂喜參半的心情去看他們自己的論著所引發的漣漪。" 有點 "作者已死" 的參悟。Venturi 實際感受到的情感強度應該數倍於那輕描淡寫的 "憂喜參半"吧。

今晚座上的 Venturi 不斷強調他是個建築師, 而非建築學者。但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 作為一名作者的 Venturi, 實在比作為建築師的 Venturi 精采太多。當然, 刪去出自他那聰慧妻子 Denise Scott Brown (1932-) 的手筆, 以及耶魯大學建築史學家 Vincent Scully (1920-) 的搖旗吶喊, 也許 Venturi 還是正確的。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