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走, 看音樂去!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January 23, 2007

吳魯芹 (1918-1983) 說: 「徐志摩說他一生的行徑都有感情的線索可以追尋, 而我是有經濟的線索可尋。」初聞大樂, 始知吾道不孤。住在曼哈頓, 常有在別處必須付費觀賞的團體免費演出可揀。省錢還不是最大的便宜, 最大的便宜是基於不看白不看的心態, 會硬著頭皮去碰一般時候因偏見而排斥的演出類型。

今天又得著一個糾正偏見的機會。台灣文建會跟日本協會合辦一場<東亞美聲: 日本與台灣傳統音樂匯演>。前半場由三個日本音樂家用尺八(一種竪笛)三味線手鼓三種傳統日本樂器演出。後半場是台灣采風樂坊的胡琴琵琶揚琴古箏阮咸合奏。

實在不是我不聽傳統音樂, 我根本就不花錢上音樂會。視覺動物經濟法則: 錢一定要花在能夠拓展視覺經驗的地方。演出一個多小時台上永遠是同一景的交響樂最讓我心焦--何不回家在電腦上聽CD? 還可一邊工作... 一定要我想出一場視覺經驗豐收的音樂會, 那大概是韓國小提琴家鄭京和 (1948-) 在林肯中心的演出。那天她因為過於投入忘我, 竟在台上失去平衡, 整個人硬是向後摔了個四腳朝天。(提出這件陳年往事並沒有嘲弄的意思, 事實上, 我是深深地被她的敬業所感動了。那幕滑稽地令人敬佩的場景是我的視覺庫中非常可貴的收藏。)

但我也知道, 音樂會沒有視覺效果的情形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昨天才讀到, 瑪莉亞. 卡拉絲 (Maria Callas, 1923-1977) 的突破性成就之一, 是在其他歌伶都還只關心唱功的時候, 她就開始兼顧演出了。提升視覺效果, 實在是二十世紀所有藝術媒介面對的共同課題--或問題, 因為圖像的傳播變得史無前例的容易--想想藝術史家這種職業是怎樣誕生的: 古代的大多數人根本沒機會看到那麼多作品, 要等藝術史家 "說" 給他們 "看" 啊! 而今, 圖像凌駕一切, 一本沒有圖的書別想大賣, 一個沒有圖的網站也別想有太多訪客 (不如在此停筆, 多上傳點圖片還實際些...)。西方樂手很努力要跟上觀眾的視覺需求。流行樂手的歌舞已經與音樂本身同樣重要了; 搖不起來的古典樂手, 也開始挑長相論身材注重造型誇大身體語言。一些力圖革新的東方音樂人也效顰甩髮頓首... 但, 唉, 東方人作萬分狂野的忘情神態總有些不倫不類, 還是宜內斂。像賈樟柯的三峽好人們跳交際舞, 僵硬地有如牽線木偶, 看著難受。

今晚的演出讓我領悟到: 即使不走誇張路線, 東方音樂的傳統演出模式早已存在大有可為的獨特視覺性。三個日本樂者自始自終堅守傳統演出方式, 定在原點盡可能用最小幅度運動身體彈奏樂器。當音樂進入高潮, 三味線手與鼓手開始一唱一喝, 宛如黑澤明電影, 當配樂激越有如千軍萬馬齊發之際, 演員身體卻還同他們宛如帶了能劇面具的臉般紋風不動, 那種音樂的熱度與身體的冷靜低調相激所生的衝突! 東方音樂之好看, 在此。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