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傳奇的誕生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April 24, 2007

空調機在裝修的有如社區康樂室般廉價粗糙的表演室裏嗡嗡低鳴。台上, 穿鼠灰色獵裝、黑色皮褲的染色長髮日本男人唱著祕魯民謠 "老鷹之歌 (El Condor Pasa)"。

他是出生於東京的吉他手大竹史朗 (Shiro Otake, 藝名Shiro El Arriero。"El Arriero" 在西班牙文裏是 "牛仔" 的意思)。13歳時聽了阿根廷新歌運動 (Nueva Canción) 重要民謠歌手 Atahualpa Yupanqui (1908-1992) 的音樂, 開始學吉他。1988年, 大竹史朗搬到紐約。1989年, 偶像 Yupanqui 邀請他到家裏親自指導琴藝。目前大竹以紐約為其演奏事業據點, 在世界各地演奏, 繼續回答 Bob Dylan 的問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上面這幅不太協調的圖像, 是他在紐約國際中心(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in New York)的演出。

從國際學生中心發的電郵裏得到這個音樂會的消息, 受好奇心驅使, 想看看這個因為單純的喜歡而從日本僕僕風塵到世界的反面, 在美國用西班牙文唱歌的東瀛客。大竹在紐約住了19年, 英文仍有明顯的破綻; 我不懂的西班牙語, 想必也不算太出色吧。這樣想, 佩著吉他的菊花武士之獨特不群, 彷彿要令人肅然起敬了。

但另一面的事實是, 這是我個人認知不足的問題。從1885年到1940年間, 日本有過一波移民熱, 六十五年間總共一百萬人出走世界各地, 其中有許多人選擇南美洲作為他們的第二故鄉。從1899年第一批日本移民抵達南美至今的一百多年間, 日本僑民生根南美: 藤森已經當選過祕魯總統又下台、出生在巴西的小野麗莎也已經紅回日本、還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緊密聯繫。日本人認知的南美, 必然不像台灣人如我所認知的南美, 只是世界地圖上的一塊空白; 往來東亞與拉丁美洲, 也不會是旅行計畫表上的最後一個選擇。也許, 在日本, 大竹史朗只是又一個並不離開原生文化常規太遠的社會產物, 只是一個 "來來來, 來台大; 去去去, 去美國" 的日本版。只是, 當脫開那個網絡, 轉置於一批陌生於這些常規的觀眾之間時, 他便讀起來像個傳奇。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