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9日

白先勇,「我的文學創作和我的昆曲之旅」

* This images are from HERE.
November 04, 2007

紐約歷史最久的華人文化社團華美協進社(Chinese Institute, 1926-) 本周六邀請白先勇(1937-)演講, 題目是「我的文學創作和我的昆曲之旅」。據稱這是白先勇第一次在紐約公開演說。從J處聽到這個消息很是興奮。白的作品看過幾部。對《紐約客》沒有太多感覺, 來紐約數年後重讀亦然。但記憶裡的《台北人》幾乎篇篇令人驚艷。白先勇這幾年放下很多心血製作青春版<牡丹亭>推展崑曲。雖然, 幾年下來崑曲越見高級化他難辭其咎, 到底是個無心的始做俑者。我看崑曲, 也算是為他的工作所啟蒙, 故而覺得他是個做事的人。屏風表演班的《京戲啟示錄》有句台詞我一直忘不了: 「一個人, 一輩子, 只要能做好一件事, 也就功德圓滿了。」這樣說來, 白先勇是個圓滿的人。像某人覺得一定要在鮑布•狄倫入土之前親炙本尊; 這場演說, 就是得忍痛繳上五元也是要去瞧瞧的。

四個小時的演說, 扣除協進社人何勇以及穿針引線人汪班的介紹、香港電視台製作的<傑出華人系列--白先勇>紀錄片片段、青春版<牡丹亭>錄影片段... 掐頭去尾, 白先勇真正說不上兩個小時, 而內容多半可以在他已發表的<我的崑曲之旅>裡找到。半生弄文學理論的人, 演說卻平易淺白, 顯然費心配合聽眾。不忍苛責, 但究竟不過癮。結果, 這一下午最精采的, 竟是看這個人。

汪班開場便說白先勇是個 "漂亮的人"。先前在各處媒體上看過白先勇年輕時代的照片, 眉清目秀, 可真漂亮。但晚近略顯富泰, 雙頰上總緋著兩片紅, 笑起來的樣子帶點喜感, 貴氣有餘, 但說漂亮就只覺韶華奪人。是在他說著說著間才慢慢琢磨出這漂亮的意思。白大俠氣定神閒、舉手投足雍容大度、還透露著一股不倦怠的信心。耽美易感的人最容易風魔、流於自憐, 他的人生經歷不乏誘他溺於憤世的危機, 但這些似乎在旁觀者看不見的自我掙扎中化解了。

白先勇自己開口閉口也總不離 "漂亮" 二字: <一把青>的原型人物"漂亮"、<遊園驚夢>的原型人物"漂亮"、扮杜麗娘的蘇州姑娘沈豐英 "漂亮"、扮柳夢梅的俞玖林 "漂亮"...每提到一次 "漂亮" 就孩子淘似地開心起來。浸在否定藝術價值的現代主義裡久了, 知道那裏面多少是為了驚世駭俗。看到這樣公然倡導古典審美精神的尚古人, 眼睛一亮。

播放<牡丹亭>時, 瞄到他站在暗下來的講台邊專心致志地看著螢幕。這個錄影他可能已經看過上百次, 居然還充滿興味, 最後盯著螢幕兀自微笑起來。那笑容, 漂亮。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November 08 1:30 P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漂亮”原就是青春版牡丹亭的初衷。
我是青春版牡丹亭之後才對白先勇有了好感。這出戲雖然服裝﹑舞台﹑美術方面參和進去太多不懂戲的人﹐可是整體確實為崑曲做了一次莫大的宣傳。沈﹑俞的扮相也都是很好的﹐年輕一輩的演員﹐扮牡丹亭也確實還沒有超過他們的。但是這兩人唱作表乃至基本功﹐都不是年輕一代裡面的翹楚﹐難免常被人垢病。

青春版最好的一點是請了汪世瑜做導演﹐而非如今流行的做舞台劇的導演﹐所以還是守住了崑曲的特色﹐也沒有故意壞了太多的規矩。而它在國外也算是演過不少場了﹐起碼這樣的東西出來不丟人﹐比陳士爭那種實在強太多了。

崑曲“高雅”化的問題﹐我覺得不能單怪白先勇﹐他也不能算始作俑者。很多年以來﹐傳統戲曲界就有一股勢力要革新﹐要“高雅”(現代社會的高雅實在只等同于金錢)﹐覺得人家西方歌劇是高雅藝術﹐我們這種明明更複雜更有傳統更考究功夫憑什麼“俗”了﹖殊不知雅俗之別遠不在金錢﹐大都會歌劇院15塊錢可以“高雅”一回﹐北京那個死沒良心的法國人設計的丑陋鵝蛋﹐最低票價幾何﹖

但是中國傳統戲曲的“高雅”化﹐實在也是“西化”的一種反映﹐並不單獨存在。而“西化”問題卻是一個如今兩岸不願/不想避免的問題。戲曲越發得到重視﹐“學術界”人便參與的越多﹐但是“學術界”人都是一肚子西方戲劇理論的人﹐這恰恰把傳統戲曲更深的引入西化(也就是加速死亡)的道路﹐而學界卻還未必明白這個趨勢。

所以我覺得這個現象是各方面作用的結果﹐並不能單怪白先勇一個。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38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November 08 5:44 PM
這簡直像梁啟超給蔣方震的書寫序, 洋洋灑灑, 一篇序寫的跟原書一樣長, 索性出成"清代學術概論"了。

謝謝點撥。雅俗的定義在華人圈, 除了客觀的藝術絕對價值之外, 還有一百五十年前開啟的 "海歸/本土" 情結作祟。這倒是個寫論文的好題材。

另外, 我原先想在 "漂亮" 上大做一番文章, 反 "反美學" 的矛盾。奈何茅塞不開, 寫得自己也不甚滿意。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39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November 09 9:57 A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我會好奇你對“漂亮”的文章。這個定義本身在戲曲裡面也是值得大書特書的東西呢。呵呵。

雅與俗﹐中國社會“爭論”了兩千年了﹐我看可以寫好幾篇論文出來。哈哈。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39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