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村志

October 12, 2007

當我在雙塔倒下的那一年到這個城市的時候, 西村 (West Village) 的波西米亞時代已只是寫在風中的假語村言。村民從嘻皮變成雅痞。花的兒女鮑布•狄倫 (Bob Dylan) 與瓊•拜雅 ( Joan Baez) 早已分道揚鑣, 在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的紀錄片 "No Direction Home" (2005) 裡各說各話。新的西村精神代表是"慾望城市" 的性學與名牌權威凱莉, 遊客乘著紅色雙層觀光巴士呼嘯而來, 排隊在她住的褐石公寓前照像。酒精中毒的英國詩人狄倫•湯瑪斯 (Dylan Thomas, 1914-1953) 倒下的白馬客棧 (White Horse Tavern) 還在, 生意興隆, 但縱飲依然的客人們不寫詩。去村子做甚麼呢? 餐館不算便宜、標榜個性的獨門店家消費不起, 無一處不提醒我阮囊羞澀的窘境。現場爵士演唱倒還昌旺, 小酒吧裏的樂手們顯然賺得不多, 保有六零遺風, 但我也屬於極待救濟的一群啊...。至多, 到紐約大學聽聽課吧。

過去幾個月常往村裡跑, 印象不改, 但有較多同情。它是鐘樓怪人的聖母院, 在今天美國社會越形嚴苛的規範下, 一個較寬容的庇護所。資本主義封閉了所有另類實踐的出口法律制度精緻完整社會巧借 "正常"與 "非正常" 之名禁錮反叛的心靈, 想要做自己, 只有透過多數的力量才能取得許可, 獨行俠必受嚴格處分。而村子提供比其它地方較多的消費類型: 屬於各種族裔、性取向、心理狀態的。非正常者因為消費自己的不正常而找到同好、構成多數、進而 "正常化"--但也只能在這裡、只能經由消費。

破曉時, 求助者必須離開教堂, 再次帶上正常的假面具。所謂美式民主, 也就是這樣了。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October 12 5:31 P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我在紐約呆了這麼久﹐兩個村子好像都沒有去過。開始覺得村子裡都是酒吧﹐在下自詡好女孩﹐不去。(不准吐血﹗) 後來覺得什麼餐館什麼音樂什麼藝術似乎也沒有特別吸引我的地方﹐大約也是沒人引導我吧﹐在這城市裡的最著名的村子我居然一直沒有去過﹐自己都不好意思和人家說。呵呵。啥時你指導指導我﹐讓我也雅一次吧。

我上個月在台灣的時候﹐看到一個新聞﹐說台北有一群人打算把師大夜市那邊搞成一個村子﹐也標榜文化來著﹐而且還要把村子分區﹐有美食區﹐藝術區啥的。如今已經在積極搞了﹐比如光美食講座就有在做﹐參加一次至少上千新台幣呢。我當時就想﹐師大夜市這不是廣大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去處嗎﹖而且消費得起﹐況且傍著學校﹐聽起來也算有文化啦。被他們搞成文化村子以後﹐听個講座就要上千﹐老百姓們還怎麼去呢﹖我的重點是﹐當今社會﹐“文化”是不是已經成了“金錢”的糖衣﹖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18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October 12 9:29 PM
(http://minyingw.spaces.live.com/)大眾未必都做如是想, 我覺得, 掌握言說的知識分子的軟弱是讓這個現象越看越逼真的主因...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19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Crusader
October 16 12:11 AM
(http://DUDUMMPhotos.spaces.live.com/)上海的泰康路,北京的798,也都快要被招安了。艺术一旦由衣食无忧的人来接管,就变成官员的政绩或是肉食者的珊瑚树。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19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