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

魔笛--中古的二元世界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December 22, 2006

莫札特 (1756-1791) 的歌劇 <魔笛> 在大都會一向搶手, 往往等不到釋出學生票, 就銷售一空。向隅數年, 今年終於決定投降, 屈居頂樓的 Family Circle, 非看不可。

看過 <阿瑪迪斯> 的人都知道, 莫札特在貧病交困的情形下寫出這齣歌劇, 完成三個月後便離開人世。令人驚訝的是, 這齣戲輕快明朗, 完全找不出一絲陰鬱的影子。它呈現一個憑二元論便可以理解的古典世界。在那個世界裡, 一切都簡單的對立著:

日與夜
善與惡
陰與陽
精神與物質

角色安排也是對稱的:

塔米諾 (Tamino) 與帕蜜娜 (Pamina)
巴巴吉諾 (Papageno) 與芭芭吉娜 (Papagena)
薩拉斯妥 (the evil Sarastro)與夜之后 (the Queen of the Night )
三女神 (the three ladies) 與三精靈 (the three spirits)
魔笛與魔鈴

連前四個角色的德文名字拼法都是對稱的。最近剛看了 Dan Brown 的 Angels and Demons, 原來對稱性可變成小說主題。如果懂得德文陰陽性變化規則, 能否從這部戲找出夠多材料寫一本續集?

言歸正傳。<魔笛>是一個只有黑與白, 沒有灰的世界, 拿掉傅柯的《事物的秩序》那種法式迂迴哲學仍然可以暢行無阻的世界--是嘛, 德語區流行的是康德那種單調乏味的理性主義。魔笛的世界可能從來不存在, 因為連聖經裏的上帝人格都遠比這劇複雜難測希臘諸神都比這貪嗔癡愛佛教眾法都比這懵眛不明。它只存在中世紀日爾曼的文學原鄉裏--童話。但這又矛盾了, 因為童話人物其實都是近於偏執的狂人, 沒有理性可言。矛盾, 矛盾。兩年前去德國, 覺得德語文化真是極度自我衝突。那麼保守拘謹的民族性, 怎麼偏偏是浪漫主義的源頭? 但就是這樣的, 精靈騎士玫瑰與德意志民族。不過, 矛盾是構成好小說的充要條件。

第一次看德語歌劇, 很希奇於它輕快的調性, 而且口白奇多, 與口味特重, 從頭唱到尾的義大利歌劇不同。這個製作的舞台總監Julie Taymor (1954-) 曾製作過百老匯音樂劇<獅子王>, 所以可以看到<獅子王>的痕跡: 演員操作類似中國雜技的長桿高蹺等道具。舞台服裝, 個人以為混合東方及德國 Bauhaus 的現代魔幻風格, 很是突出於大都會其他誇大歷史主義的富麗製作。

作品能超越個人境遇的作者是最偉大的作者, 莫札特是這樣的作者, 一個生來就為散佈夢想的年輕精靈。許或是這樣魔幻的感染力, 那晚連中場休息遇到的人都難能地出奇儒雅敦厚。Pray。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December 23 8:55 PM
魔笛是我在紐約看的第一場歌劇。那時候還是在city opera,英語版的。我倒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魔笛這一出,但它卻是個好的開頭,讓我從此以後過不久就要去趟Met,覺得聽歌劇還是很享受的,而且,我挺喜歡Met的family circle。
這麼多年Met都沒有演過魔笛,今年終於開始了。他喜歡這個劇,所以過了新年以後我們應該會去看的。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55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December 24 10:53 PM
我不知道為什麼 一直把標題看成魔戒....

還在想說,為什麼魔戒變成歌劇?

莫札特為什麼會寫魔戒的歌劇??

看來我的感冒還沒全好..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56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December 26 4:39 PM
度假中... 不受網路支配的生活真好...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56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