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4日

心想事成


三十歲以前, 沒有人認為我是塊運動的料; 如果有人說我有運動細胞, 大概連自己都會笑掉大牙。父母本身就不喜歡活動, 過度保護的他們也不鼓勵孩子從事運動。日後在德國 Berchtesgadene Land 看到德國父母帶著不滿十歲的孩子爬冰川, 在美國看到美國父母把還只會爬的孩子帶到游泳池、把剛會走的孩子帶上滑雪場, 那種震驚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缺乏鍛鍊、體力自然不好、上起體育課也就表現不佳, 更提不起興趣運動。小學五年級某次體育課給日後成為籃球國手的L同學一顆飛球打成腦震盪, 在新生南路上的今日醫院躺了一個星期, 餘悸猶存。大一的時候是全系唯一的女生, 學校每舉辦運動比賽, 我就理所當然地被推派為第二性唯一代表。結果可想而知, 屢戰屢敗, 出盡洋相。總之, 本人人生第一個三十年內的運動紀錄根本就是一篇不忍卒睹的血淚史。

等到來美的第三年, 長坐導致的頸肩痠痛嚴重到非正視不可的地步。沒錢作按摩、SPA這些被動式療法, 只好開始光顧學校健身房採取主動式治療囉。一開始, 15分鐘的滑步機就能讓我氣喘如牛。按耐著性子持之以恆, 居然眼見液晶面板上的數字逐日增加, 20、30、40! 每週上健身房的次數也從一次增加到兩次、有時甚至三次。痠痛毛病逐漸消失, 也總算知道老美腰桿都很直 (字面上的意思) 的原因。

上健身房讓我鍛鍊體能, 改善健康。但把它當成樂趣, 還是最近的事。這一年來因為得到鼓勵, 接觸了健行、單車、划船等運動。也許是因為耐力比 "年輕的時候" 要好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發現它們竟不如想像的可畏, 不太費力便能上手。雖然樣樣都還玩不高明, 但也都會了。身邊的人, 居然開始稱讚我有運動細胞。
那種想要學會一件事情就放手去做, 然後成功的感覺實在太奇妙了。

但我還是喜歡一個人的運動, 不喜歡團體運動。美其名曰討厭跟別人比較, 但我得承認過去那些有關運動的不愉快記憶仍然存在, 心中有塊介意再次出醜的陰影。

很慶幸在 "這把年紀" 還有機會發現運動的趣味, 也很納悶為何過去的老師都強調學習 (不管那一種) 的困難面, 而且偏好把學習塑造成一個不斷競爭的過程的教學法。他們的邏輯是, 學生必須先知道學習的困難, 才會鞭策自己不斷練習。下意識裡覺得這和民族性有點關係, 總是喜歡從負面著手, 不興作正面思考。聽說, 學者夏濟安運動神經不發達, 也有受教育戕害的後天因素--夏的中學體育教師對運動型學生稱兄道弟, 對他視若無睹, 使原本就不是塊運動材料的他更畏縮不前。負面教學為害之烈, 並不止於我一身啊...此地的教育自然有它偏差的地方, 但我很欣賞他們教學生和能力相當的同學一起學習, 不要總是以第一名為目標。老師不能把每個人都調教成運動選手, 但能讓每個人都因為發現運動的趣味而運動。後者對於使世界更美好, 可能有比前者更多的貢獻。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你這張照片實在是太帥了。

不瞞你說,我也是最近才驚異的發現,你對一些常人望之卻步的刺激性運動都很有興趣。呵呵。

Iliad

2008年2月25日 上午8:45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呵呵, 你應該猜得到始做傭者是誰...

2008年2月25日 上午10:10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果然是陶醉在愛河的女人會變得勇敢

2008年2月25日 下午12:46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