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4日

建築文學

February 09, 2008

珍‧奧斯汀 (Jane Austin, 1775-1817) 藉《諾桑覺修道院》(Northanger Abbey) 女主角凱薩琳之口消遣歷史寫作: 「我真不懂, 歷史的內容有大半都是杜撰的, 怎麼還那麼乏味。」

中文版建築史印證凱薩琳之惑。談得上文學品質的中文建築文字很少。歷史的寫作技巧與知識涵量一樣重要, 可惜的是, 兩頭兼顧的中文建築史寫手不多。中文版的西方建築史通常是翻譯的, 很多地方望文可知譯者自己也不甚了了, 更甭提一籮筐深深影響閱讀品質的排版校訂問題。至於中國建築史, 奠基人立下了一些問題。大多數第一代建築史家家學淵源, 寫得一手好桐城體, 像是劉敦楨、童寯、梁思成。十九世紀末多數西方建築史以記述形式為主, 他們也繼承了這種寫作模式, 長篇累牘報告尺寸、造型、顏色云云。雖然枯燥了點, 但架構簡潔、沒有冗言贅詞, 也還可以接受。國學根基不那麼好的下一代畫虎不成反類犬, 某些作品念起來簡直像材料報價表。林徽音跟李允龢跳開文言用白話, 筆端常帶情感, 是我欣賞的兩位中文建築史作者。比語體更重要的, 是言之有物。林李都不滿足於述而不作, 他們都有表達獨立觀點的慾望。

在以英語為母語的建築史作者中, 有一定比例的人將寫作技巧視為專業的一部分--是, 這句話完全出自個人閱讀經驗, 沒有大老簽字背書。除了提供一手資料與原創觀點之外, 他們還千錘百鍊敘事架構與駕馭文字能力。傑出作者的建築史很可以拿來當文學範本閱讀。歷史是擬真的敘事, 但願中文建築史也能再多些讓閱讀成為享受的文本。茲以為戊子年祝文。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