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

黑--有關一顆菜的藝術批評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December 11, 2006

古根漢美術館推出新展: "從El Greco 到畢卡索的西班牙繪畫" (Spainish Painting from El Greco to Picasso)。還沒能踏上 "東" 方之旅前, 去博物館過過乾癮也好。於是, 遇見這棵菜。

菜淡粉紅色。像所有長得太高的人都有些佝僂, 它因為過長而微彎著, 看著能想出那太發達的纖維放進嘴裏的粗礪。菜叫做cardoon, 朝鮮薊的一種。
菜出於托雷多畫家 Juan Sánchez Cotán (1560-1627) 的手筆。Cotán 因為信仰虔誠, 在1603年進了修道院。他變成修士以後改作宗教畫, 但水準平平。讓人感到 Cotán 的不凡的, 是他出家前以平凡的蔬菜瓜果為對象作的靜物畫。

這些畫除了精細描繪做為主角的蔬菜瓜果這一點古典之外, 其餘完全是現代心法。靜物與靜物之間維持星座圖中星與星之間的平面幾何關係。寥寥幾個蔬果個別懸在畫面的同一空間深度裏, 很少用重疊遠近製造十六世紀西方畫家已經嫻熟的透視效果。最後, 比對著簡單清一色黑的背景--最簡單的空無最適合襯托上帝淳樸而完美的造物。

黑色背景是古根漢這次展覽中不刻意言明的主題。場中從 El Greco (1541-1614) 到畢卡索鋪排開五百年來西班牙知名畫家的作品, 以我不精確的目測, 有四成左右施設如Cotán 畫的簡單黑色背景。70年代以後西方藝術史流行起一股為現代主義尋根的熱潮, 往前現代作品中找尋現代的基因。這個展覽不按編年安排畫作, 而並排題材相似的古典與現代畫作。"並排" 這個動作不異暗示現代畫家向古典借鑒模仿。西班牙古典畫作中減法邏輯的大面積黑色, 也是策展人找出的現代基因之一。

這讓人聯想到現代主義之後, 建築菁英對黑衣的偏好。可能潛意識裏到底覺得清一色不裝飾的白房子太空洞了, 人就穿起對比的黑把自己當成空間裏唯一的展示, 背景躍出為前景。但不同於 Cotán 的菜充滿色彩與豐富細節, 建築人聚會的場子裏往往一屋子無區別的黑鴉鴉--好吧, 這其中還是有絲, 呢, 麻, 皮, 棉, 人造纖維的差異... 到底, 不甘於平凡的建築師不是上帝鍾愛的造物, 不曾被賦予太多可展示的美麗。

風聞週五晚上有個談60, 70年代建築雜誌的演講, 跑到城南 Storefront for Art and Architecture。才推開門, 酒氣便沖天而來, 雷鬼音樂震天價響, 每平方米擠著五個著黑衣自命不凡的建築菁英, 手持高腳杯磕頭碰腦嗡嗡八卦, 又是個假文化之名行買醉之實的幌子。穿駝色的我侷促不安, 感到此地實非吾安身立命之所, 待不到一分鐘就奪門而出, 留給黑色風景自成一片純粹。



-

標籤:

1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December 12 1:29 PM
哎呀呀﹐我都忘了這個展覽了。剛開始的時候還鬧了好幾次要去﹐就是不喜歡Guggenheim﹐嫌它的東西比“現代”還“現代”﹐你說它就維持風格罷﹐為什麼偶爾就會出現一次我想看的呢﹖又那麼貴。。。呵呵。

El Greco我還挺喜歡的﹐Picasso是大大地不喜歡。呵呵。

Iliad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53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