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夏洛特‧貝里安: 創意人生 (Charlotte Perriand: A Life of Creation)

November 22, 2007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這年頭, 有兩種機制無時無刻不企圖剝奪我們的閱讀自由。第一種, 是學院教育。那些很在意別人如何讀書的學者列出書單, 長到有最多閱讀時間的學生用盡這些時間也讀不完。這些書單並非完全沒有正向的作用, 但很多時候, 它們是學者們十數或數十年前寫博士論文時必須閱讀的材料、是他們寫升等論文的參考讀物、是他們的師長同僚或自己的近作、或者是洗腦學生使其思想與自己在同一個頻率上共振的工具。第二種, 是出版商的行銷手法。他們主導評論、廣告、書店舖位、排行榜、文學獎與非文學獎, 決定甚麼書被討論、甚麼書被下架。在這兩種機制夾擊之下, 許多愛書人都不自覺地繳出選擇權。

逛書店過期折扣區是重獲閱讀自由的方法之一。放進折扣區的書散亂而沒有系統, 一般而言, 來此的搜寶人很少出於目的性動機, 趣味也比較開放。折扣區在出版社的行銷鐵幕轄外, 沒有這本書比那本書佔有較好鋪位的事, 書與書之間進行的是實力戰。終於, 讀書人的眼光因機率而遇上這些書, 因自由意志而買下這些書, 不因為某某名士的真情推薦。

兩周前在學校附近某書店的折扣區這樣隨機地遇上了《夏洛特‧貝里安: 創意人生》 (Charlotte Perriand: A Life of Creation) 。它是法國家具設計師夏洛特‧貝里安(Charlotte Perriand, 1903-1999) 的自傳, 法文原版在1998年問世, 這部英譯本在2003年出版。貝里安曾在1927到1937年間擔任柯布 (Le Corbusier, 1887-1965) 與柯布的表弟 Pierre Jeanneret (1896-1967) 工作室的家具設計師。1940年德軍佔領法國前夕, 她移居日本, 在那裏教學、工作至1943年, 滯留印度支那數年後, 於1946年返回戰後滿目瘡痍的法國。在戰後法國, 她曾與柯布、Pierre Jeanneret、普維 (Jean Prouvé, 1901-1984)、雷捷 (Fernand Léger, 1881-1955) 合作。她的家具設計清爽前衛但符於人性, 很受西方市場喜愛, 從 Goole 搜尋結果看來, 介紹她的中文文字似乎不多。想認識她的作品, Mary McLeod 編輯的 Charlotte Perriand: An Art of Living 是個不錯的選擇。

本書文字清新可喜, 沒有甚麼深奧理論, 只非常率性地評述她親身參與的現代主義建築運動。對想要系統地了解現代主義建築史的人, 這本書不能當作主要讀物, 卻是一份可讀性極高的輔助材料。貝里安的第一手實錄從生活面側寫圍繞在她身邊的柯布、Pierre Jeanneret、普維、雷捷、坂倉準三(1904-1969)、前川國男(1905-1986)、柳宗理(1915-) 等"大師", 卻不企圖編造甚麼大歷史, 很有胡適鼓勵友人寫自傳之用心的真髓。她的東方經驗是另一個使這份文本珍貴的原因。但她的敘述會被解讀為文化橋梁、還是另一份東方主義的證據, 尚不得而知。另外, 台灣讀者可能會因為她四次途經福爾摩沙卻未能與寶島藝文圈產生任何互動而感到失望。

說到這裏, 突然有股衝動切換主題談談我對翻譯的一些感想。我一直有興趣翻譯一些建築史相關書籍----與其在火侯未到的時候為學術生涯或知名度而量產輕薄文章應數兒, 倒不如實實在在翻譯一本好書。曾有人以驚恐的目光回應我的這種想法, 因為翻譯一則無利可圖 (中文一字七毛? 在美國麥當勞打工都比這個強)、二則無關學術升等, 完全是慈善事業。即使做好犧牲奉獻的心理準備, 出版商還不願意出版譯者所選擇的書, 而希望譯者翻譯他們挑選的那些圖多於文的時髦應景玩意。利潤當然重要, 但是, 譯者又所為何來呢? 中譯如何從有馮承鈞、傅雷、梁實秋這些受尊靜的翻譯 "家" 淪落為令人聞之色變的賤業, 還希望有識之士寫篇論文給我解解惑...


--

標籤:

7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November 27 10:56 A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當書也成為一種商品﹐逛書店根本毫無樂趣。越是大書店﹐我走進去﹐越看不到書﹐都是商品﹐和買東西吃﹐買小擺設﹐沒什麼不同。有時候我都驚訝﹐社會怎麼消費這麼多“書”﹖

有翻譯的熱情﹐是很值得佩服的事情。我看到什麼﹐只會自己享受﹐實在想讓別人也知道﹐只是寫篇小文章。翻譯是很艱苦的事﹐但如果樂在其中﹐我會建議先把它放在網絡上﹐給願意看的人看﹐做自己一份貢獻。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5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November 27 1:36 PM
(http://minyingw.spaces.live.com/)想過這麼做, 但是版權的問題呢?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6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November 27 6:36 P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Ignore。寫一點放一點﹐真的影響大到會有人看顧版權問題了﹐也自然有出版商來找你商量出版的事。其實你免費做工翻譯﹐也是幫忙原作者/版權持有者介紹他們的作品給更多的人群﹐他們不用付你錢就偷笑去吧﹐還敢找你麻煩﹖

所以我說﹐我旗幟鮮明的反對所謂的智慧財產權﹐從大處說﹐它阻礙了社會進步﹐增加了社會不平等﹐比如你做出個藥出來﹐是不是為了救人﹖但是弄個專利把價錢搞得很高﹐讓病人用不起﹐那不了害人﹖還不如沒這個藥呢。從小處說﹐現行的智慧財產權大大的阻礙了個人的創作力﹐不管是擁有者還是其他人。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6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November 28 5:26 PM
(http://minyingw.spaces.live.com/)智慧財產權有正反兩面的作用. 你說的當然有道理, 但是創作人的辛苦如何得到補償也值得深思。創作人的報酬不應是暴利, 但足以過有尊嚴的生活的津俸是應該的。要不, 都像我為五斗米去打工, 就沒時間為人民服務啦。

比較可能的狀況是出版商直接把你的譯稿拿去盜印啊, 哈哈。一無所有還冒吃官司危險, 這本帳實在算不來...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6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November 29 11:02 A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智慧財產權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一兩句話表明簡單立場容易讓人家誤會我的真實涵義。呵呵。其實﹐我並不反對智慧財產權的概念﹐但是我堅決反對現行方式。什麼叫做有尊嚴的生活俸祿呢﹖比如我寫了一首歌﹐然後指望靠它過一輩子有尊嚴的生活﹐我覺得我應該被社會唾棄。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7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December 04 11:14 AM
(http://minyingw.spaces.live.com/)當我第一次知道這裡真的有人可以靠寫一首活一輩子的時候, 非常吃驚, 但也不能說不羨慕啦, 哈哈... 不過, 我發現有些人不因為衣食無慮而放棄創作, 有些因為沒有經濟上的後顧之憂而更能表達自己想表達的理念, 不必顧忌市場反應, 這點我覺得是很好的. 當然, 也有不少人就此不再生產了.

有尊嚴的生活跟智慧財產權一樣, 很難有個標準. 我相信某些偉大的作品就是需要長時間醞釀, 某些偉大的腦子就是缺乏在現實裡謀生的能力. 對這樣的創作者不能用產量來計算他的報酬. 我覺得現行學術界的評鑑制度的問題就出在這裡, 它把每個學者都當生產線上的機器, 每年必須要發表幾篇小論文, 每幾年必須要出版一本書...概念完全是資本主義的. 不過, 我也提不出甚麼改進建議, 因為多數人的確需要這樣缺乏創意的監督...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8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December 04 2:30 P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很多事大約非人力所能控制。最早的“學術”﹐中國外國都一樣﹐都不是吃飯的飯碗。一旦“學術”成為謀生工具﹐必然為資本主義所竊取。一百個人裡面有三十個出的paper多﹐這三十個人必然吃到比較好的飯﹐那大家看了這個例子﹐自然也要拼命出paper﹐至於內容好壞則逐漸退居於次要地位。我現在正在做的下一期校刊﹐裡面討論到美國和歐洲的體制的不同﹐比如歐洲更重視“推薦信”﹐即使你paper沒有﹐你的導師給某某人打個電話推薦一下就可以了。但這同樣有問題﹐那就是﹐人際關係將取代paper成為“學術”的第一要務。

2008年2月22日 下午6:48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