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The Death and Life of an American Man: Robert Moses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February 05, 2007

1974年, 兩個 Robert 在紐約槓上了。美國傳記作家 Robert Caro (1935-) 費時七年寫成美國都市規劃風雲人物 Robert Moses (1888-1981) 的傳記 "The Power Broker" 在該年出版問世。Robert C. 在書中抨擊 Robert M. 的市政政策, 迫使後者發表長達23頁的公開信為自己申辯。

Robert Moses 是上世紀30到60年代紐約市政府內最具影響力的頭號官員。1934年, 剛選出的紐約市長拉瓜地亞 (Fiorello La Guardia, 1882-1947) 任命他為紐約市公園處處長與三區連通大橋管理處委員。從那時起到1968年下臺的34年裏, Moses 歷任紐約市政府內各要職, 大幅改寫紐約地景。他的知名成就包括建設曼哈頓北邊的三區連通大橋, 跨Bronx快速道路, 曼哈頓西側的河邊快速道路與河邊公園, 曼哈頓東側的東河公園, 整頓中央公園, 建設曼哈頓南側的砲台公園, 推動林肯中心計畫, 與費城競爭將聯合國總部設於紐約等等。經過數十年的磨合, 這些建設都已徹底融入紐約客的生活, 成為這城市記憶不可缺的一部分。

如 Moses 自己的格言所述: "想在一個過於擁擠的都會進行建設, 必須大刀闊斧。(When you operate in an overbuilt metropolis, you have to hack your way with a meat ax.)", 伴隨這些建設的是大規模拆遷, 而倒楣的往往是無力抵抗的低收入戶; 舊城區親切的人性尺度與歷史建築也同時被快速道路與橋樑所破壞。Caro 的 1162頁巨著咬著這些把柄, 將Moses 描寫成一個把攬權力的獨裁者, 儼若二十世紀的豪斯曼男爵 (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 1809-1891, 十九世紀法國官員。受拿破崙三世任命進行巴黎再規劃, 期間採取了許多強硬行動確保規劃進行順利)。這本書很快地登上暢銷排行榜, 並獲得次年的普立茲新聞獎 (The Pulitzer Prizes), 1998年又名列蘭登書屋 (Random House) 旗下的現代圖書館 (The Modern Library) 選出的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百大非小說類書籍。Moses 的鐵腕作風從50年代起已經開始受質疑; 60年代 Jane Jacobs (1916-2006) 帶動的都市草根運動更予 Moses 以嚴重打擊; 1968年, Moses 在政治鬥爭中失利, 結束公職生涯; 六年後這本書出版, 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自伊時起, Moses 就背負起一枉顧中下層群眾的冷血官僚形象。

Moses 過世26年後, 哥倫比亞大學藝術史學系教授 Hilary Ballon 企圖改寫這段公案。2007年2月起, 紐約市有三處博物館合作推出"Robert Moses 和現代城市 (Robert Moses and Modern City)"展。這個展覽由 Ballon 組織, 分別在紐約市立博物館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皇后區藝術博物館 (Queens Museum of Art) 以及哥倫比亞大學 Wallach 藝廊 (Wallach Art Gallert) 三處展出 Moses 的市政成就, 並同步出版 Ballon 與 Kenneth T. Jackson 合編的 "Robert Moses and the Modern City" 一書, 另外還有一連串系列演講, 受邀演講人包括 Caro 在內。

歷史會進行自動更新, 有時甚至一百八十度反轉。這三個展覽企圖用一種中立的學術姿態推翻 Caro 奠下的負面印象, 承認 Moses 當年的規劃使今天的紐約具備二十一世紀世界首要城市所需的機能繼續運作。首先, 汽車導向的道路橋樑建設使紐約對內對外都能快速連通, 免於歐洲許多舊城都心嚴重癱瘓的問題。其次, 窳陋地區都市更新使紐約市免於美國其他城市在50, 60年代經歷的都心衰退與郊區化的命運, 使紐約成為美國唯一能夠把中上階級留在市中心而非郊區的城市。最後, 破壞, 不協調等說法是否成立是相對的。只要時間够長, 市民自然會學習與新的侵入者共處。關於過去的所有溫暖記憶都曾經是現在, 甚至未來; 現在與未來也終會成為有歷史感的過去。

一個名人活兩次: 一次是他/她出生的時候, 另一次是他/她被寫進歷史的時候。Moses 活了三次。


這個遲來的肯定並不只是恢復 Moses 的光彩這麼個人層次的事, 它的巨觀意義在於, 又有學者願意為大刀闊斧式的都市更新最棘手的道德問題背書。即使在Jacobs 之後, 微型的都市改造還是不曾成為主流的更新方式, 多賴學界內的部分人士扮演捍衛微型改造的主要後衛。這個小團體再次流失信眾告訴我們, 進步主義經過一番洗禮, 已經培育出更適於生存的新品種。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Iliad
February 07 3:13 PM
(http://bremeniliad.spaces.live.com/)我就想,如今中国众多城市正在做的事情,遭人唾骂,也许几十年后,也有人跳出来翻案。或者,现在就会有人说:瞧瞧纽约!你们要懂得时代的进步!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09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no name)
February 07 5:56 PM
as i recall robert moses is "a politician who didn't like cars but was enormousely interested in building highway systems in the cities, in the suburbs, and throughout the country"...i find it suspicious...

shing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10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沒有名稱)
April 16 7:51 PM
我覺得Hilary Ballon是保守派對昔日進步派,無論是Jacobs還是記者Caro反挫。這是兩者之間長期的思想角力,所以,我好奇建築史系裡其他幾位進步教授的反應如何?

2008年2月18日 下午6:10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