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

A Ground Zero Diary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January 18, 2007

上一次在這個 blog 談建築, 竟然已經是十一月中的事了。生不逢時, 錯過從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八零年代持續近百年的洶湧建築思潮。新世紀伊始, 建築評論同其他人文學科都處于一種疲軟狀態, 任全球資本和美式帝國主義牽著鼻子走。

今天要談的, 正是這兩種可悲現象的產物--世貿中心舊址新建的 Ground Zero 計畫。晚上去了由 Downtown Alliance 主辦的系列演講。Downtown Alliance 是一個類似社區發展促進會的私人單位--因為勢力範圍在呼風喚雨的下城金融區, 大可不必把它想成那種鄉親父老同心協力美化社區的素樸社團。主講人是建築師 Rafael Vinoly (1944-), 講題為: "A Ground Zero Diary"。談他參與 Ground Zero 計畫五年的種種見聞。

Vinoly 原籍阿根廷。1964年在阿根廷成立自己的事務所 Estudio de Arquitectura, 這家事務所快速成長為南美洲最大的建築師事務所。1978年, 因為阿根廷境內的政治動亂, Vinoly 舉家遷居美國。經過一段在哈佛建築學院兼課的日子, Vinoly 在紐約落腳, 並在1982年重起爐灶, 很快經由幾項知名國際競圖建立穩固地位, 並擴展出倫敦分所。以開業建築師而言, 挺得住這些波盪不可謂不令人敬佩。

Vinoly 也是參加世貿中心比圖的建築師之一。雖然飲恨敗北, 他能進入這個極少建築師玩的起的圈子的身分使他一直與該案進展保持密切互動。Vinoly 顯然又是一個高譚市不缺少的聰明人之一。機智詼諧, 妙語如珠, 而且犬儒。他譏刺整個規劃過程之反覆翻案的黑色幽默可以下面引言代表說明:

"整個 Ground Zero 計畫只有兩件事不能改變。一個是1776 呎的高度 (1776是美國獨立年), 另一個是 Ground Zero 這個名字。"

我早知道這個計畫沒什麼崇高原則可言 (見拙文: <911舞週年>)。

Vinoly 不是我特別鍾意的建築師, Ground Zero 是一個沒有理想性的商業計畫, 鼓舞我搭地鐵穿越一百多條街去聽演講的動力, 其實是演講地點--去年剛完工的 世貿中心七號 (7 World Trade Center) 。世貿中心七號是 911 事件中倒塌的建築之一, 也是世貿中心新建計畫建成的第一棟建築, 由美國建築師事務所 SOM 的 David Child (1941-) 設計。經檢驗, 這棟建築果然一如其他將陸續站起的世貿中心建築群, 是一個無趣的商業辦公樓, 但有一點值得一提--演講在尚未裝修的52樓舉行。在點著臨時照明一副工地景象的52樓眺望落著雨雪的朦朧曼哈頓, 我願意相信, 資本家之想成為資本家並不完全沒有一點嚮往橫槊賦詩的梟雄式浪漫在內。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