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

古董展的藝術社會學

* The image s from HERE.
October 27, 2006

匈牙利藝術史學者 Arnold Hauser (1892-1978) 於1951年出版了厚厚兩大冊的《藝術社會學》 (The Social History of Art), 在當時尚未受馬派史學洗禮的藝術史界引起重大震撼。到底, 揭露形象從來至真至善至美的藝術之唯物本質, 就像戳穿因無知而溫馨的童年美夢一樣, 不是一件令多數人愉快的事。警告: 這篇把藝術與錢拉在一塊兒的報導可能也不會令以拳拳之赤子之心孺慕藝術的你太愉快。

十月20日到26日, 一年一度的國際藝術與古董展在公園大道上的舊軍械庫舉行。這個展覽始自1989年, 由英國古董商Brian Haughton主辦 (嘿! 又是英國人)。Haughton在紐約主辦的年度展不只此一項, 還有春季的亞洲藝術展西方藝術展以及秋季的藝術及設計展。展覽是一種商業行為。策展人時常故意製造錯覺, 讓看展覽的人覺得自己遇上了千載難逢的好機緣才有幸恭逢其盛。殊不知, 策展單位定期推出展覽就像微軟定期推出新版本一樣, 不過是保持商業資本一直滾動而必須面對的業績壓力。事實是, 千載難逢的展覽每季都有。

遊走在精心設計的展場中, 從古希臘的陶罐羅馬的雕像中世紀的鎧甲遠東的瓷器巴洛克燈飾沙皇珠寶到二十世紀初英國手工藝運動的家具, 包羅萬象。花了二十塊美金入場的觀眾覺得這真是一場驗證藝術史的饗宴--又顛倒是非了。"藝術收藏和藝術史就像連體嬰一樣, 一個死了, 另一個也活不了(art collecting and art history are "Siamese twins" which cannot exist without each other.)" 美國五零年代新聞要人兼收藏家 Joseph Alsop (1910-1989) 如是說。說來駭人, 但藝術史的目的確實是為了保證收藏家手中貨品的價值。為了鑑定藝術品的真偽, 年代, 美學水準以定出價格, 收藏家 (從過去的帝王貴族教宗到今天的博物館富商) 才聘僱一批學者鑽研藝術史。最近讀的一本《東亞藝術與美國文化》(East Asian Art and American Culture) 就專講美國收藏家如何贊助東方藝術研究乃至使其成為美國學院裡的一門學科。反美學的二十世紀前衛藝術曾經有過打破這個雇傭關係的宏願, 但前衛藝術最後還是被體制收編, 走進博物館, 列入標準教材-- Fredric Jameson: "這麼一教, 它們原有的顛覆力量也就給繳械了"。藝術家, 藝術史學者也要生存, 而生存方式總是舒坦些的好。

所以, 藝術, 唉, 藝術這東西呀... 當排除人生路上叢叢荊棘(幸運一點投對娘胎), 晉級為一個買得起門票的中產階級, 貼近展場玻璃櫃親眼見證藝術史書描述的細節形式, 忘記展覽後的展品價值又將上升, 忘記藝術史家因為你的參與而完成了對他的贊助者應盡的責任, 忘記你消費的門票提高了展覽場地的房地產效益, 羅曼羅蘭: "藝術永遠不過是暫時性的把現實遺忘"... 那時候, 真能有一點與錢無關的純粹喜悅吧...

-

標籤:

2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October 29 11:05 PM
人不要活的太現實,太清醒,日子會好過一些~
--Jen^__^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43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October 30 8:29 PM
:D

2008年2月17日 下午2:44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