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Jane Jacobs 的遺物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October 06, 2007

九月25日起, 一個名為 "Jane Jacobs 與紐約的未來(Jane Jacobs and the Future of New York)" 的小展覽悄然在中城的 紐約市藝術協會 (The Municipal Art Society) 揭幕, 紀念去年四月過世的 Jane Jacobs (1916-2006)。

比起今年二月間紐約市為 Jane Jacobs 當年的對頭 Robert Moses (1888-1981) 策劃˴ 跨三家博物館的紀念展之轟轟烈烈, 此展實在不甚顯眼。本展不著重 Jacobs 本人居住紐約期間的事蹟, 而在她 1968 年移居加拿大多倫多之後迄今這個城市對她的記憶--或者, 遺忘? 展覽內容貧乏無力, Jacobs 當年奮戰的現場曼哈頓已完全淪陷。盡是皇后區˴ 布魯克林˴ 布朗克斯等服務曼哈頓核心的後備地區的一些故作溫馨的小街區圖像--孩子們在人行道上遊戲˴ 路邊賣冰淇淋的小販˴ 移民才願意經營的快餐店˴ 洗衣房等後備地區性服務業風光。這些看的方法開發自60年代人文主義者, 今人還在因襲, 創意之貧乏可見一般。即使觀者在其中找到一點可茲讚美之處, 也無關規劃者的功勞, 純屬自然生成人文地景。如果必須做出具體結論, 那就是 Jacobs 並未影響此地規劃生態。

Jacobs 用人行道寬度為單位的設計理念趕不上以公畝計的城市開發, 誠如友人T所說, 不過是種 "城市研究中的小女人文化"。最終, Jacobs 只是虛偽的人文主義建築學者手上的一塊神主牌, 每每在行過又一次的規劃暴力之後祭出來自我安慰, 向前來觀賞他們表演的學生及市民保證規劃者的人道精神安然無恙: "哦, 是是, 他們打算把 Stuyvesant 拆了, 沒有辦法... 但是, 嘿, 不要忘記, 我們有Jacobs"。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