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民眾的現代主義者 [尚•普維 (Jean Prouvé)]--翻譯

January 11, 2008
[譯按]
去年十二月七日至今年三月二十五日, 倫敦的設計博物館 (Design Museum) 推出法國設計師尚•普維 (Jean Prouvé, 1901-1984) 紀念展。配合該展, 泰晤士報 (The Times) 的建築與藝術評論家 Tom Dyckhoff 在十二月四日該報第12、13版發表了一篇 "民眾的現代主義者 (The People's Modernist)"。我喜歡 Dyckhoff 惋惜普維平民精神已死的觀點, 故而翻譯出來, 以饗諸位。


民眾的現代主義者
Tom Dyckhoff 撰文

很久很久以前, 在後現代主義者還沒有開始搗蛋的年代, 貼近現代很容易: 給自己買輛最新款的車、像蟾蜍先生 (Mr. Toad, 譯註: 一個卡通人物) 一樣在鄉間公路上兜風、或者搭個飛機, 你就是摩登現代人。

設計博物館正在開展紀念的偉大設計師尚•普維 [見上圖] 就是這樣的人。這裡有一張他的黑白照, 攝於1926年, 那時的他25歲, 留著兩撇小鬍子, 頂著厚厚的捲髮, 駕駛他那輛高技的雪鐵龍車疾馳過法式灌木林道。如果你以為他是個唯美主義者或者時尚人士, 那就錯了。出身於工匠之家的他不過在用他辛苦掙來的第一筆血汗錢犒賞自己。一個手裡握著現金的二十幾歲的小伙子會做甚麼? 當然是買輛好車。

普維是最現代的現代主義者。這傢伙熱愛機械, 但和那些浪漫智性的義大利未來派不同--他可沒想過要造向天比高的炫麗科技城讓人們駕著飛梭在高樓間穿行。"沒必要勾勒空想烏托邦," 他說, "只有具體的經驗才能促動進化"。他是那種實幹型的人物, 只有 "鍛鐵成型的衝勁...以及腳踏實地的念頭"。

普維生來就是吃這碗飯的人。他出生於南錫 (Nancy)。幾世紀以來, 該市一直是法國工藝、家具之都, 二十世紀初又多了鋼鐵工業這一強項。普維自小熟悉鍛鐵廠特有的那股氣味。家裡雖然從事工匠業, 走的卻是實用路線。祖父從事彩陶裝飾, 父親維多 (Victor) 是南錫學校 (the School of Nancy) 的創辦人之一。這所學校由一群有志改革的藝術家、工匠、製造商所創辦。像英國手工藝運動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 一樣, 他們亟於用辦校來彌補思考與行動、傳統與現代、人與機械間的鴻溝。

十歲以前, 小普維著迷於自家工作室的所見所聞, 他說, 他對機械的熱情從那時起就驅使他去創作。他夢想成為一名工程師,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貧困使他必須去鍛鐵廠工作補貼家用。不過, 靠著家族人士的支助, 他在23歲時, 就在南錫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製造新藝術 (Art Nouveau) 風格的燈具、門、五金, 但也逐步實驗現代主義形式與材料, 像是不銹鋼。以下這個小故事可以證明他的企圖心。1927年, 26歲的他鼓起勇氣在沒有事先安排的情況下登門拜訪當紅的現代主義建築師 Robert Mallet-Steven [1886-1945] 位於巴黎的辦公室, 展示自己的作品。他的天份馬上得到肯定--面談十分鐘後, 他贏得一份工作: 為 Mallet-Steven 手上的一座現代主義住宅設計案造一座薄紗似的幾何造型主入口門。

從此, 普維的作品轉轍走上現代風格。30年代時, 他的南錫工作室必須雇用三十多名員工來處理他手上的大量現代主義產品訂單。與 Mallet-Steven 的合作、以及對簡單、合理、機能造型的喜好使他成為巴黎前衛主義的一員。同年, 他和科比意 (Le Corbusier)、夏洛特‧貝里安 (Charlotte Perriand)、Mallet-Steven 等人共同創辦了相當於法國包浩斯的現代藝術學校 (Union des Artistes Modernes)。該校宗旨在整合藝術、工藝與大量工業生產。

但是, 他和這些明星般的同人們有點距離。也許是因為他的階級背景、也許是因為這位自學而成的哲匠少了點頭銜、也許是因為他樸實的天性、不怎麼法國卻比較英國的實用主義傾向。他不是科比意那樣的理論家、桂冠與光環也與他格格不入。他並不缺乏理想, 只是他的理論很簡單--現代主義是為了幫助群眾, 而機械量產是達到這個目的的最佳工具。唯有機械, 才能達到手工藝運動的理想: 創作不只是為了那些時尚菁英、也為了讓像他一樣的平凡人也能使用美麗的量產器物。

從普維的作品裡, 我們可以讀到他的實事求是。誠實曾經是現代主義的信念之一--設計產品不應該被造型所包裹, 而應該與機能結合; 它不應該像一具因為穿上華服才好看的軀體, 而該像個可以一眼讀出結構的自然健美胴體。普維是他那伙人中最誠實的。他對虛假、時尚、以及為造型而造型嗤之以鼻。他的設計從不企圖遮掩那些螺帽、螺栓, 卻是大方地展現它們的製造痕跡。

在工作室裡設計產品的過程中, 普維科學地歸納出結合機能、最適材料、簡單經濟造型、且省事的量產模式。例如他為南錫大學城設計的家具。他的創作滿足上述條件, 又有實用主義才有的那種恰到其份的優雅。他為大學城設計的扶手椅 [見上圖] 只用四個粗壯堅牢的元件組成, 卻有極簡主義者隨意揮毫四筆的灑脫、富於日本書法的真髓。

雖然在家具設計上展露頭角, 普維一直渴望從事建築設計。他對建築工業依舊停頓在中世紀的手工步調感到吃驚。他問了一個讓現代主義建築師苦惱至今的問題: 為什麼不像造車子、椅子、飛機那樣, 預鑄量產建築? 只要把一座建築切分成幾個組件、量產這些組件、再加以拼裝就好了嘛。

八十年前, 因為倫敦水晶宮那座預鑄聖殿引領的風騷, 歐洲 (尤其是英國) 出現了一批工廠製造的的教堂、火車站、醫院、住宅。這些建築打著"隨你選擇任何歷史建築風格"的廣告詞。何不再如法炮製一次? 普維在1935年與 Roland Garros 飛機公司合作, 在凡爾賽附近進行了他的第一個試驗。他設計了一個簡單的小棚, 全由幾個工廠生產的部件組成--從支撐屋頂、牆壁的巨大肋樑、牆板到廁所都是預鑄的。沒多久, 就在同一年, 他放大並修改這個設計, 建造了位於克里奇 (Clichy) 的 "民眾之家" (Maison du Peuple, 見上圖)。民眾之家是一座結合社區活動中心與市場機能的優雅預鑄建築, 內部的無柱大空間由骨式框架支撐。其他現代建築師, 像柯比意, 曾經夢想打造可居住的機器; 普維則動手把它做出來。

熱帶小屋

到1984年過世之前, 普維不曾停止修改他的設計, 並把它應用到更多的用途上--從學校、營房、救災臨時建築到大型展覽館、工廠、和辦公空間。設計於1949年的"熱帶小屋" (maisons tropicales, 見上圖) 可能是他的巔峰代表作。這是一座為尼日、剛果設計的住宅, 易於組裝拆卸--設計博物館曾經在館前廣場組建過一棟。可惜的是, 他並沒有把這項早期試驗發展成可滿足社會主義理念的預鑄輕質建築, 也沒有設廠量產品質合乎標準的組件。事實是, 它們距離被大量使用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為了延伸他的設計理念, 這個法國人可能給了英國第一個對二十世紀建築史作出它的唯一貢獻的機會--意即, Richard Rogers、Norman Foster、Nicholas Grimshaw 等人擅長的那種骨架結構高技建築--是普維在擔任龐畢度中心競圖評審時, 選中了 Rogers 和 Renzo Piano 的方案。但是, 和一百年前一樣, Foster 和 Rogers 受到普維啟發的優雅量產品還是跟我們普通老百姓有點距離。今天, 普維以實用為理念的家具已經淪為他當年嗤之以鼻的高價位設計商品, 在拍賣公司以令人咋舌的天價售出。今年六月, 他的一座熱帶小屋以五百萬美金被時尚旅館 (boutique hotel) 老闆 André Balazs 所收購... 我想, 普維是真的入土了。[譯註: 如有興趣閱讀佳士得公司 (the Christie's) 拍賣這座熱帶小屋的新聞, 請按這裡]。

-

標籤:

2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spirit
January 25 1:14 AM
(http://cid-ef2557810af510a8.spaces.live.com/)您好,
我在去年底時剛好有個機會去了倫敦設計博物館看了普維大師的展覽,建築門外漢的我對他的作品留下了高度的印象與興趣,於是回台灣之後搜尋關於他的中文資訊,感嘆中文資訊極少之餘,看到了您這篇翻譯文章。想請問您願不願意讓我轉載您的這篇翻譯作品至我自己的一個小部落格呢?我會如實地寫名作者、出處和譯者的。那是我對於建築、工業設計興趣的一個剛要開始的小網站,東西還不多,但是我很喜歡您翻譯的這篇文章,很想將其收藏進來。您可email我至enrichme小老鼠gmail.com,或是看看我那仍舊疏漏的小屋:http://szuhao.blog.shinobi.jp/,謝謝!

2008年2月24日 上午11:07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February 01 8:38 PM
(http://minyingw.spaces.live.com/)Spirit 你好,

不好意思, 到現在才看到你的留言。很高興你喜歡我的翻譯。介紹普維是我作這件工作的初衷, 歡迎轉載這篇譯文。但, 是的, 請註明原文作者, 出處, 及譯者名。

瀏覽了一下你的部落格, 你看起來像一個想要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人。很高興多結識一個這樣的朋友, 讓人覺得自己的工作更有趣了!

請常來留下你的意見!

2008年2月24日 上午11:07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