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

一個建築師的舊宅--Paul Rudolph 基金會 (Paul Rudolph Foundation)

* The images are from HERE.

November 04, 2006

肯塔基男孩 Paul Rudolph (1918-1997) 從阿拉巴馬理工學院 (Alabama Polytechnic Institute) 畢業後, 來到五光十色的新英格蘭, 在哈佛建築學院師從現代主義三(四?)傑之一的Walter Gropius (1883-1969)。1947年, Rudolph 從哈佛取得學位, 去 Ralph Twitchell (1890-1978) 位於佛羅里達州的事務所工作了五年, 然後展開相當成功的執業生涯。Rudolph 的設計遍及全球, 歐洲、美洲、非洲、中東、遠東都有他的作品。他還曾在1958到1965年間擔任耶魯建築學院院長, 為該學院設計了那棟飽受抨擊的系館

Rudolph 不偽窮。他的房產財富與專業能力齊名。早於1977年他便擁有紐約東區頂級豪宅 Beekman Place 的15樓頂層--好登樓的紐約客視住在頂層為一種身分象徵。這個用鏡面, 鋼鐵裝修的四層現代巴洛克空間迂迴而複雜, 加上太多材料產生的折射, Rudolph 嘗戲稱他時常得找擔架把暈倒的客人抬出去。

位於東58街的 Paul Roulph 基金會 (Paul Roulph Foundation) 是 Rudolph 生前在紐約的兩處居所之一。相較於Beekman Place 的富麗, 這個1989年 Rudolph 和愛人同志 Ernst Wagner 共同購置的房產相對收斂許多。這地方原先是一個典型的三層紐約街屋 (town house)。改建後的二三樓用作住宅。二樓包括兩個起居空間、一個廚房、兩套廁所、一個露台。三樓包括兩間臥室、兩套衞浴。宗法柯布、萊特、路易康的 Rudolph 楔合無數矩形空間製造出許多水平及垂直向度層層穿透的空間層次, 打破長條街屋的閉仄感。Rudolph 死後, Wagner 住在這兒, 也開放住所兼作基金會。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傍晚開放參觀。

東58街住宅見證建築評論的投機與慘酷。這個 "白色的萊特" 錯生於後現代主義如火如荼的80年代末期。一個現代主義嫡傳弟子的紐約布爾喬亞住宅, 處處量身打造, 沒有量產的經濟性, 因為崇尚簡約才主張的白色失去簡約的意義而成為資產階級美學語彙, 還有比這個更適於證明現代主義已經失去烏托邦社會性格的案例嗎? 後現代主義大纛 Robert Venturi 和 Charles Moore 見獵心喜, 群起而攻之。美國建築評論的效果是我們很難想像的, 這個設計不僅沒有增添Rudolph的光彩, 連帶Rudolph 自己在美國的事業也受波及, 迫使他必須轉向海外發展--一個教我們這些熱心迎接過氣白色神祈的非西方人情何以堪的事實。

羅蘭巴特: "寫作像自由一樣, 僅只是一種時機現象"。說評論投機, 因為當流行過去--是的, 評論也有流行,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一切煙消雲散, 彷彿沒有過這麼一回事。高技派與構築說使現代主義在世紀末起死回生, 美學重新獲得可以僅僅只是美學的自由, 這年頭已經沒有人在意形式與金錢的聯姻了。說實在, 比起小布希時代的種種不公不義, 在一個有錢建築師用白色裝修的房子上製造話題壓根兒只是柿子挑軟的吃嘛...

Robert Venturi 和 Charles Moore 住在什麼樣的房子裏呢? 真令人神往呀...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