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

Tom Wolfe


Tom Wolfe 登上1998年11月2日的時代周刊雜誌封面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January 26, 2007


耶魯建築學院院長 Robert A. M. Stern (1939-) 又出新書了。一本根據目測, 重量應在兩公斤左右的 coffee table book: New York 2000。這本與 David Fishman 及 Jacob Tilove 合編的百科全書式紐約建築辭典是 Stern 主編的 New York 系列叢書的第五本, 在這之前還有 New York 1880, New York 1900, New York 1930, New York 1960。踵事增華, 為相關書籍汗牛充棟的紐約學再添一千三百頁文字。

不, 本文主角不是 Stern 這位創造 "New Classicism" 一詞的折衷派建築師。哥大建築學院昨晚辦了圓桌會議為 New York 2000 的出版宣傳造勢, 邀請 Stern 等六位人士談紐約與這本書。紐約文化人 Tom Wolfe (1931-) 受邀在座。他才是主角。

Tom Wolfe 是我的美好老時光的一部分。大一的時候, 念到一本他寫的小書《從包浩斯到我們的房子》(From Bauhaus to Our House, 1981), 把現代主義到後現代早期的建築大師都點名批鬥了一番。年輕氣盛, 不了解沉澱熟成的重要, 看到大師被劃作牛鬼蛇神, 那種痛快, 很紅衛兵的。Wolfe 的書雖然是本野史, 仍然榮膺我到哥大之前最喜歡的建築史--也許正因為它是本野史。當然, 現在這本書顯的有些輕薄了... 並不單就頁數而言。

無論如何, 見到一位十七年前喜愛的作者本人還是有點追星族目睹偶像的幼稚開心, 何況 Wolfe 善於製造話題, 已經讓自己成為紐約社交圈不可少的一道風景。想到他是跟卡波提 (Truman Capote, 1924-1984, 記得兩年前贏得奧斯卡的電影 Capote (2005) 嗎?)Hunter S. Thompson (1937-2005)Norman Mailer (1923-) 等引領 New Journalism 風騷的名流, 定要一睹風采才算不枉我與紐約的一段因緣。不少出席聽眾顯然也與我同做如是想。

要在一群穿黑的建築師中辨認出 Wolfe 簡直易如反掌--他的招牌是一身白西裝 (見上圖一)。美國卡通辛普森家庭 (The Simpsons) 的第十八季還曾拿 Wolfe 的白西裝開玩笑 (見上圖二)。Wolfe 有個耶魯的美國研究博士學位, 畢業之後投入新聞工作, 最終以寫作闖出名堂。他和安迪沃荷(Andy Worhol, 1928-1987)卡波提等在垮掉的一代 (The Beat Generation) 走過青春期, 又在搖滾嗑藥性解放的六零年代走過盛年期, 結結實實地顛覆過美國保守主流文化。但這些以反叛為職志的曼哈頓憤青總給我一種與他們所反對的正統一樣表裡不一的感覺。反主流在他們手裡像是個時尚, 對他們那一代而言, 不反主流簡直是...太不主流了 (嘿, 這可是經典的 Wolfe 筆法)。三十年之後, 卡波提早已酗酒過量致死, 他的自我質疑已經在電影裡描述的很清楚了; Thompson 於2005年舉槍自盡; Wolfe 成為小布希的忠誠支持者。時尚就是用後即丟的東西。

最初, 我們都以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直到生命的某一刻才發現, 我們只是所屬時代的同一個模子刻出的產物。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