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日

杜拜傳奇

杜拜, 1990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杜拜, 2007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只用了二十年左右的時間, 杜拜 (Dubai) 這朵波斯灣邊上的沙漠玫瑰迅速綻放, 和上海、北京、莫斯科名列令全世界建築師聞之震顫的名詞之一。據說, 目前全世界15-25%的起重機都在杜拜。凡是不受國界限制的建築師都想從它驚人的建設量中分一杯羹: Zaha Hadid、Tada Ando、Jean Nouvel、Frank Gehry、SOM等建築名牌都榜上有名 。我也時不時人云亦云, 口口聲聲杜拜現象, 卻一直不清楚這現象是如何造成的, 索性寫篇小文研究。入門習作, 訛誤難免, 尚祈斧正。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地圖, 褐色區塊為杜拜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杜拜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的七個酋長國之一 (見上圖)。面積4114平方公里 (紐約市面積17405平方公里、上海面積7038平方公里), 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408人 (紐約市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0502人、上海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2945人)。數據來自Wikipedia, 看起來不太合理, 不知計算基礎是否一致。

雖然考古資料顯示 7000 年前杜拜附近便有人類活動痕跡, 有關杜拜的最早文獻紀錄只溯至 1799年。1892年, 杜拜被納入英國"保護"範圍。1971年英國放棄在波斯灣的控制權, 杜拜與其他酋長國成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一開始, 石油當然是重要經濟收益, 但杜拜同時致力於經濟多元化。身為波斯灣重要通商港口的它在1979年成立第一個自由貿易區Jebel Ali Free Zone。1990年波斯灣戰爭後, 許多阿拉伯半島上的經濟活動挪到杜拜進行 (這和美國的居中斡旋不無關係), 啟動目前所見的奇蹟。杜拜繼續成立其他自由貿易區, 穩固它中東資訊和金融交椅的地位, 同時也鼓勵觀光。今天石油收益只占杜拜GDP的6%。

不同於上海、北京、莫斯科, 杜拜迸發於空無。第一張圖可見1990年的杜拜仍是沙漠中的一片荒地。像某些沙漠植物, 種子在地裡休眠無數載, 就等待一場雨的來臨, 讓它在幾個星期內發芽、開花、結果。沒有既成的都市紋理制肘, 杜拜成為野心建築師的實驗場, 另一個華盛頓特區、另一個巴西里亞 (Brasilia)。一百年前義大利未來派 (Futurism) 的藍圖原來要在阿拉伯半島實現。像是要強調它的沒有歷史, 杜拜的建設比任何地方都異常地瘋狂奇想, 彷彿以 "世界之最" 為唯一設計綱領。這個綱領循兩個方向實踐。一是爭奇, 二是鬥高。



杜拜爭奇的第一例是棕梠島 (The Palm Islands )。棕梠島係以人工島嶼圍塑成棕梠葉狀的衛星城, 概念不新, 不過是文藝復興幾何理想城市的流線版本, 又有一點六零年代日本建築師丹下健三東京灣區計畫的影子。杜拜計畫造三 "片" 棕梠葉, 供商業及居住使用, 完工時共可容納五十萬人口。據稱從月球上可以看到這些棕梠葉, 萬里長城將不再是月球上唯一肉眼可見的地球人造物。

世界群島 (The World Islands) 由三百多個人工島嶼構成世界地圖形狀, 儼若秘魯 Nazca lines 原始地景圖騰。棕梠島的文藝復興幾何秩序崩解為世界群島的後現代主義碎型。象徵性掩蓋過機能考量, 為了向月球人證明二十一世紀地球人仍保有史前性格, 規劃者勇敢犧牲各群島之間的有效交通連結...也許開發公司可以貢多拉 (gondola) 為世界群島的主要交通工具。如此, 威尼斯淹沒水底後, 天涯一方仍有世界群島可追憶水都風貌。

Hydropolis, "世界第一座" 水底旅館。全部結構在德國完成, 運到杜拜組裝。預計2009年完工。

杜拜滑雪場 (Sky Dubai)。預計成為 "世界最大" 的室內滑雪場。注意, 杜拜處於北緯25度, 屬於熱帶沙漠氣候, 年平均氣溫為攝氏26度。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裏。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作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聖經》創世紀

為傳揚杜拜的名, 杜拜建築鬥高。1999年開放的 "世界最高" "七星級" 酒店 "阿拉伯塔" (The Al-Arab hotel in Dubai) 高321公尺, 已經是大家爛熟於心的杜拜地標了。

預計在2008年完工的杜拜塔 (The Burj Dubai) 高度逾800公尺, 將一次超越目前世界最高的台北101大樓(509公尺) 三百公尺。這在建築工程技術上是很大的突破, 台北101大樓只比 "上一個世界第一" 吉隆坡的石油雙塔大樓(Petronas Twin Towers) 高57.2公尺。


杜拜更籌畫親手打破自己的紀錄, 圖為規劃中的 The Al Burj, 計畫高度1050公尺, 名符其實的「百尺竿頭, 更進一步」。願建築師謹記耶和華對巴別城做了甚麼。


“充滿勞績,
但人詩意地居住在此大地上"

J. C. F. Hölderlin, 1770—1843

杜拜證明建築師自詡的職業道德如何脆弱。這些建築無視經濟效益、節能環保、居民健康、完全以反自然力為傲。我不是環保基本教義派, 歷史也告訴我們反進步論者口中的世界末日從未來到, 多少發思古之幽情的古建興建之初都是最時髦前衛的造物, 金錢驅使的發明還是有流溢剩餘價值到普羅大眾手上的一天。只是, 居住曾經是一件詩意的事, 這份詩意如今安在? 杜拜計畫的好大喜功屢屢喚起我對 Steven Millhauser 的小說 Martin Dressler: The Tale of an American Dreamer 的記憶。在這部魔幻寫實小說裡, 從雜役發跡的紐約旅館大亨著魔般的傾注全力蓋一座世界空前的旅館。然而,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杜拜可有人去樓空, 僅為波斯灣邊上抹一道錯落剪影的一天? 那將是資本主義所曾經貢獻的最浪漫景象。

-----------------------------------------------------------------

後記 (2008/12/07)

寫完上文九個月後, Architectural Record 於11月20日刊出一篇 "杜拜房地產即將泡沫化?" (Is the Dubai Bubble Starting to Burst?) 的報導。該文舉出多種杜拜房地產泡沫化的跡象, 卻又在文末力圖證明拜的營建事業未必隨這波全球經濟衰退而走下坡。實情如何? 且待時間證明。

--

標籤:

1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很喜歡這篇文章﹐學到不少知識。上海紐約人口地理的數字看起來確實匪夷所思﹐就算紐約的面積是加進了5個bourough﹐也不可能是上海的兩倍還多﹐難道上海面積只算舊城﹖人口比例看起來就更詭異。

我在想你那句話﹐居住本是詩意的事情。好像只有中國人才曾經有過這種心情。我雖不通建築師﹐但西方古代建築從來都是為宗教服務的﹐到了近代思想解放﹐建築就變成“反自然”了。粗線條是不是這裡理﹖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很久以來都是在美國的“保護”下。杜拜的奇跡讓我很眩目﹐但不知道在中東這個炸藥庫﹐這樣的發展方向是不是也很詭異﹖

我想到你說的建築師良心一段。其實不妨從這個角度寫寫建築史﹐學術界接受不了就先做通俗讀物﹐嗯嗯﹐覺得會有觀眾群。書價不太高的話我一定買﹐太高你就送我一本。哈哈哈。

Iliad

2008年3月6日 下午1:46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