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日

Tapas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一年半前癡人打誑語, 夢想遊走西班牙, 居然在去年八月成真。幾個月來想為此行註腳, 不提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也不說西班牙建築師Rafael Moneo 的盒子, 只談 Tapas, 卻遲遲無法落筆。心裡隱約有個飲膳文學的範本, 不是博識如唐魯孫仔細如林文月, 比較像蔡珠兒那種介於史料筆記與散文的風格。但走這一路要一定的認知墊底, 我這點蜻蜓點水的經驗寫不像樣, 只能仰仗二手資料, 寫來很是心虛。

何謂 Tapas? 西班牙人晚飯開得遲, 通常在九點之後。如何對治下班後、晚飯前的轆轆飢腸? 吆喝三五好友上供應 Tapas 的小酒館。這些小酒館提供各式冷熱小盤, 搭配一杯雪莉酒, 站著天南地北, 人生之樂, 夫復何求。話說回來, 西班牙人午膳也遲-- 二至四點, 吃 Tapas 與其說是療飢, 不如說是尋藉口找樂子, 與日本人的居酒屋, 英國人的酒吧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眾化而貼近生活。事實上, Tapas 酒館另兼西班牙豆漿店, 早晨扶老攜幼在此以咖啡一杯、小食兩碟展開新的一天。橘越淮而為枳, 紐約也流行 Tapas, 但被包裝成高檔時髦餐廳, 顧客坐在桌邊按菜單點餐, 吃一頓所費不貲。晏子曰:「民生長於齊不盗,入楚則盗,得無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哈哈。

Tapas 的緣起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的卡斯提爾國王 "睿智的阿芳索" (Alfonso the Wise), 此公在養病無聊之際發明這個可兼享美酒佳餚的無上食療大法, 無愧睿智美名。另有考據字源學而來的解釋: "Tapa" 的意思是 "蓋子", 西班牙氣候炎熱, 飲者為防止蠅蟲飛到酒杯裡, 常拿切片的麵包擋住杯口。聰明的酒館老闆們在麵包片上放些小菜招攬生意, 慢慢演變成今日的 Tapas。


*The image is from HERE.

Tapas 變化繁多, 酒館之上乘者拿得出上百道菜式, 最不濟的也有八到十來樣。一盤盤陳列在吧檯上任顧客自取, 色彩鮮麗, 是酒館裡最美麗的風景。菜色基本上可以分為餡餅(Empanadas)、乳酪、蛋餅、海鮮、肉類、蔬菜幾個大系。許多菜色口味鹹重, 像是橄欖跟鯷魚。我最喜歡的是西班牙火腿薄片 (jamon) 跟蛋餅 (tortilla de patatas)。前者有如金華火腿, 削薄如火鍋肉片, 搭配切片麵包生吃。扛一隻火腿回家不難, 難在沒有將風乾的硬豬腿切成薄片的機器。後者厚度逾吋, 材料只有馬鈴薯跟蛋。做得好的風味不受厚度影響, 煎蛋仍然滑嫩軟腴; 馬鈴薯雖然炸過, 蛋餅仍不帶油氣; 兩種材料軟硬一致, 徹底融合, 入口即化, 餘韻不絕, 是我最欣賞的那種平民化卻雋永的口味。西班牙的觀光城市裡往往有幾條街道林立著 Tapas 酒館, 遊客像逛服裝店一樣從敞開的門窗逐一比較各家吧檯上的菜色。經不住蛋餅的誘惑, 我們最後竟以蛋餅的賣相選擇酒吧。

由於個人頑強的實用精神, 我對功夫菜保持偶一嚐之即可的敬意, 卻鍾愛小吃。上海有那樣多盛饌美點, 我卻獨沽油墩子、薺菜包子、老家肉餅這幾味。回台北最恨莫如沒有像樣的地方重溫芋粿巧、滷味、生煎包、胡椒餅等街坊菜肆的好滋味。永和豆漿、清粥小菜固好, 不宜促膝長談。空間與菜色都令人滿意的聚餐地點, 單人消費動輒台幣五百以上; 可久坐但消費在五百元以下的, 食物味同嚼蠟。這時, 便念念起 Tapas 這種飲食模式。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油墩子吧﹖生煎包不也應該在上海吃嗎﹖不過昨天才說台灣的江浙菜水平好﹐估計是一樣的。呵呵。

你貼的圖真誘人。。。

Iliad

2008年3月3日 上午9:42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多謝更正, 終於知道它的正名了。

生煎包是從上海來台灣的, 幾十年下來, 已經內化成台灣小吃的一部分。上海生煎包我在上海沒看過, 只在紐約的得月樓吃過。一個只有小籠包大小,玲瓏別致得很--經過"台化"的生煎包一個有拳頭大!

2008年3月3日 上午10:54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嘿嘿﹐紐約的中餐只有矮子裡面拔將軍啊。。。生煎包是應該比小籠大的。嗯﹐其實我不太喜歡生煎﹐還是喜歡小籠﹐而且是灌湯小籠﹐別種就普通。

噢﹐還有這個“墩”字﹐在上海話的發音裡面確實類似“登”﹐可以近似拼作den。

Iliad

2008年3月4日 上午9:52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