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

新當代藝術博物館 (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 The 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不知道為甚麼, 紐約市的許多機構喜歡以 "新 (new)" 命名。已經三百多歲的城市還是自命為 "新約克 (New York)"。位於格林威治村的 "新學校 (New School)" 也以 "新" 自號, 雖然該校成立於1919年, 已有近百年的歷史。還有位於上東區的 "新藝廊 (Neue Galerie)", 在2001年十一月加入紐約的 "新" 字輩。

去年十二月一日, 成立於1977年的新字輩之 "新當代藝術博物館 (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位於下東區 (Lower Eastside) 的新館落成。館體由目前在國際上能見度極高的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 (Kazuyo Sejima, 1956-) 與西澤立衛 (Ryue Nishizawa, 1966-) 的聯合事務所 SANAA 設計。以細膩冷靜見長的日本當代建築師似乎很得曼哈頓業主們的青睞。谷口吉生 (1937-) 設計了MoMA的新館, 青木淳(1956-) 設計了位於第五大道的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 店面, 楨文彥 (1928-) 取得紐約世貿大樓四號樓的設計權。現在又有妹島和世。

根據經驗, 當代藝術展十有八九令人沮喪。它們僅僅一再印證現下藝術圈生態的空洞無力。現代藝術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 古典之惡經過過去一百年的運動已經普遍被公眾所了解, 因為固守傳統而戕害藝術發展的情形也並不算太多--事實上, 古典根本已經屈居弱勢。然而, 大多數的當代藝術家並沒有認清 (或者不願意承認) 敵人已經不存在的事實, 還是堅持扮演弒父少年的角色, 驚世駭俗無所不用其極, 流於膚淺的標新立異, 只是為反對而反對。過去幾年藝術市場熱錢滾滾, 進一步腐化現代藝術。博物館策展意在打響一文不名的年輕藝術家名號, 坐收增值利益, 少有社會關懷。觀眾看得不知所云, 但因為媒體叫好, 也只能動用阿Q的精神勝利法, 說服自己沒有白買門票。基於以上諸多因素, 個人認為看當代藝術展務以免費為第一要件。浪費時間已經是不小的犧牲, 犯不著再賠上金錢。

上週趁著星期四晚上的免費時段 (7:00-10:00), 終於踏進了新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大門。我不怎麼關心博物館的展品, 但很想參觀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的作品。在雜誌上看過不少他們的設計, 但從來不曾親身體驗他們的建築。妹島和世能在男性主宰的日本建築界闖出一片天地, 也增添我對她的好奇。

*立面鋼網飾面

*三樓到四樓的室內樓梯

但是, 走訪的結果卻相當令我失望。前往這座七層建築之前, 早就在各大媒體看過它宛如學步兒堆成的積木造型: 像個按照建築退縮法規設計的典型曼哈頓 "結婚蛋糕建築 (wedding cake style)", 不過給一拳打歪了, 量體比例相當笨拙。因為完美比例早就不再是現代建築師追求的效果, 我並不想在這一點上作文章, 只期待室內空間有別出心裁的手法。結果, 建築師的想法是將七個樓層視作七個獨立的藝廊, 因此, 垂直向度上並沒有太多穿插連繫。各樓層的布局又僅僅講求集中可利用的樓地板以獲得最大展示面積, 整個室內規劃策略接近摩天大樓的設計原則, 相當單調。裝修廉價, 沒有任何裝飾性元素。外牆立面如上圖包以鋼網, 室內梁版管線露明, 與牆面一律漆以白色, 地面施打混凝土硬化地坪, 已經明顯龜裂--據說是建築師刻意經營的效果。除了一大一小的螢光綠電梯、如上圖與展示空間成對比的窄長樓梯、如下圖的外露鋼構、以及利用各樓層量體錯開之處引進天光之外, 沒有甚麼值得一提的地方。即使是這幾個手法, 也都已經是慣見的老把戲, 算不上甚麼新花樣。相較之下, 同樣在曼哈頓、由Tod Williams 和 Billie Tsien 設計的美國民俗藝術博物館(American Folk Art Museum) 表現高明許多。

*外露鋼構

新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貧乏即使用極簡來解釋也顯得強辭奪理。極簡應該讓人感到以少為多的刻意經營, 並不等於粗製濫造。妹島過去的設計很能展現這種深度--假設我沒有受到媒體照片誤導的話。她的歧阜縣公寓就融合模矩經濟、比例韻律、表皮美學、又反諷現代建築的非人性, 有相當的複雜深度。

雖然我對這個成品的粗糙困惑不解, 紐約時報對新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評論卻相當友善。該文指出這個博物館如此地 "不妹島" 有其非建築師能影響的結構性因素。首先, 紐約的施工技術不如日本的精準嚴格, 工藝上就遜人一籌。其次, 這個案子的經費相當拮据, 建築師施展不開。第三, 新館所在的下東區過去是低收入移民聚集的地帶, 到現在還是曼哈頓上相對窳陋的一區。新當代藝術博物館選擇從白領雅痞聚集的蘇活區 (SOHO) 遷到下東區, 有期待當代藝術從布爾喬亞走入普羅大眾的用心。因此, 不希望新館建築以精緻的形象面世, 而能有該區不加文飾的移民精神。

看看一樓大廳禮品店裡的商品售價, 最後一點實在說服不了我。我疑心, 這不過是另一個紐約房地產商人用藝術家炒作地皮的經典案例: 窮藝術家聚集在市內地租便宜的地區活動, 帶動當地的文化氛圍後, 房地產商人便進入炒高房價, 坐收漁翁之利, 迫使藝術家再次出走另覓居所。過去四十年間, 紐約的藝術村因為這樣的炒作, 不斷向東遷徙。從六零年代的西村 (West Village) 東移到東村 (East Village), 再渡東河 (East River) 到對岸布魯克林區的威廉斯堡 (Williamsburg, Brooklyn)。建築師, 不過是聽命於這個機制的一個技術服務者。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