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

紙上建築—從Yakov Chernikhov (1889-1951) 說起


Yakov Chernikhov, “共產主義宮 (Palaces of Communism),”1934-1941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日前在閱讀的材料中看到Yakov Chernikhov (1889-1951) 這個陌生的名字。進一步查閱後發現, 這是一位在現實生活裡沒有得到太多實踐機會的蘇聯構成主義建築師。但是, 他在紙上找到了可以恣意發揮的空間, 用建築畫構築了一座共產蘇聯的哥德世界。上圖只是他充滿想像力的畫作之一, Chernikhov基金會的這個網頁展示了他各個時期的作品, 不妨參考。

Chernikov 在1889年出生於一寒素之家, 父母共有十二個孩子。他在1904年被Odessa美術學校錄取, 靠著在碼頭、工廠、藝術工作室打工完成學業。1914年畢業後搬到聖彼得堡, 一邊在皇家藝術學院 (The Imperial Academy of Arts) 授課, 一邊在該校修習高等課程。他遲至1916年才從繪畫轉學建築, 1925年畢業, 算起來已經36歲了。

1925年畢業後到1930年代中期間十幾年的時間是 Chernikov 的創作高峰期。他一邊教書, 一邊經營設在列寧格勒的工作室。很少人能夠獨立於時代的影響, Chernikov 就深受三零年代歐陸流行的未來主義 (futurism)、構成主義 (constructivism) 、至上主義 (suprematism) 啟蒙。這些流派熱烈支持現代科技, 設計作品常以工業造型為特徵。Chernikov 不例外地喜愛工廠建築, 他的現存作品中最為人所知的大概要數位於聖彼得堡的 Krasniy Gvozdilshchik 工廠的水塔 (1930-1931, 見下圖)。


Yakov Chernikhov, Krasniy Gvozdilshchik 工廠水塔, 聖彼得堡, 1930-1931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教學、設計之外, Chernikov 還在這段期間畫了許多建築幻想畫。他從1920中期起逐一集結畫作出版為畫冊, 包括:

“現代建築原理 (Fundamentals of Modern Architecture)” (1929-1930)

“建築與機械造型的構成 (Construction of Architectural and Machine Forms)” (1931)

“101個建築幻想圖 (Architectural Fantasies 101)” (1933)

等系列。這些畫以超大尺度的假想人造空間為主題, 用巨大而近於荒謬的空間感引發觀者的敬畏。今天, 人們之所以記得Chernikov, 不是因為他的建築作品, 而是因為這些畫作。

史達林在1930年代中期穩固了自己的政治勢力之後, 開始打壓構成主義建築師等一干前衛藝術者。這一則由於史達林個人的藝術品味是復古的, 一則由於蘇聯前衛建築師的藝術形式是他們傳遞激進政治主張的工具, 而這些主張往往與史達林主義背道而馳。雖然Chernikhov 參與構成主義運動的時間很晚, 也從未正式加入任何藝術團體, 還是遭受池魚之殃。他的書籍從圖書館架上撤下, 幾本已經送進印刷廠的書也終止了出版計畫。

Chernikhov 在1951年五月九日過世於莫斯科。

皮拉內西,“監獄系列 (Carceri),” 1750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Yakov Chernikhov, “共產主義宮 (Palaces of Communism),” 1934-1941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以巨大尺度建築營造紀念性是西方建築司空見慣的手法。從埃及、希臘時代, 西方建築師就懂得這麼作。但是, 古代西方超大紀念建築都講求雅正, 晚至十八世紀的皮拉內西 (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 1720-1778) 才開風氣之先, 以怪誕為癖。皮拉內西這位也沒蓋出幾棟房子的義大利建築師出版了許多以建築為題材的蝕刻版畫, 其中最有名的 “監獄系列 (Carceri, 見上圖)” 描繪巨大恐怖的囚室。怪誕風格從此成為西方紙上建築的一支傳統。上面二圖並列 “監獄系列” 與兩百年後Chernikov 畫的 “共產主義宮,” 各位不難發現兩者有許多異曲同工之處。


布雷, “牛頓紀念堂 (Cénotaphe a Newton),” 1784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由歐洲啟蒙運動引發的理性主義美學認為美感是理性、可以分析的。到了十八世紀, 浪漫主義興起。英國哲學家柏克 (Edmund Burke, 1729-1797) 提出 “崇高說 (sublime),” 認為美的作用是引發無以名狀的感官衝擊, 無法分析。怪誕建築畫這種引發觀者強烈感受的作品因而流行起來。在法國, 建築師布雷(Étienne-Louis Boullée, 1728-1799) 提出了幾個紙上建築設計: 國王圖書館 (Deuxieme projet pour la Bibliotheque du Roi, 1785) 、牛頓紀念堂 (Cénotaphe a Newton, 1784, 見上圖) 等等。在英國, 衍自浪漫主義的 "如畫派 (Picturesque)" 造就了一股 “廢墟崇拜”。畫家喜歡描繪巨大建築物傾頹的想像畫。個性古怪的英國皇家建築師John Soane (1753-1837) 就委託手下繪圖員 Joseph Gandy (1771-1843) 製作了一批他自己設計的建築物有朝一日成為廢墟的想像圖(見下二圖)。


Joseph Gandy, “建築師John Soane 設計的英國銀行成為廢墟,” (1830)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Joseph Gandy, “建築師 John Soane 設計的英國銀行圓頂大廳成為廢墟,” 1798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到了二十世紀, 極盛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義大利未來派 (Futurism) 建築師Antonio Sant’Elia (1888-1916) 繼續發揚怪誕建築畫。Sant’Elia畫了一系列未來城市的想像圖(見下圖)。在1920年代學建築的Chernikhov肯定熟悉這套圖。

Antonio Sant’Elia, “新城市 (La Citta Nuova),” 1914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Yakov Chernikhov, “101個建築幻想圖 (Architectural Fantasies 101),” 1933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考掘歷史越深, 越容易發現許多所謂的天才孤例其實各有其師承。真正獨立於前人影響的原創者並不多。伊拉克籍建築師 Zaha Hadid (1950-) 現在蓋出來的作品多了, 我讀大學的時候她還只是在德國 Weil am Rhein 蓋了一座小小消防站的紙上建築師。那時覺得她的紙上建築原創性之高, 無人能出其右。然而, 參考下面二圖比較她1983年的香港競圖作品 “太平山頂 (The Peak)” 和四十年前 Chernikov 畫的 “軍事掩護 (Military Camouflage),” 是否有種相似之感? Hadid 未必直接襲自 Chernikov, 但漫漫史料之中必然考掘得出那條將這兩件作品聯繫起來的紅線。


Yakov Chernikhov, “軍事掩護 (Military Camouflage),” 1941 – 1945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Zaha Hadid, “太平山頂 (The Peak),” 1983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sucker 提到...

哇,這篇"紙上建築"的考古工夫真棒!
磯碕新在他的著作"未建成/反建築史"也在陳述紙上建築與建築史之間的有趣關係,
用的是未建成(unbuilt)這個概念.

到了數位時代,這個建築的實驗手段仍然持續著吧

2008年9月24日 下午1:20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謝謝你的訊息. 磯崎新的想法聽起來很有趣, 希望有機會一讀.

我正打算翻譯一篇關於另一位紙上建築師Lebbeus Woods的報導. 希望貼出後能繼續收到回應!

2008年9月25日 上午9:08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台灣曾經也有一個紙上建築
王為河
作品風格很有趣 東方性很強
我覺得也值得一看 值得研究
看到您上述這些有趣的介紹
有時我們好像都朝歐洲及西方文化去找建築的脈絡或紙上概念
也許從東方文化也許也可見不同的思路

2009年12月23日 上午10:55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