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0日

罌粟


由於跟鴉片的淵源, 罌粟 (poppy) 在中國人印象裡邪門之至, 沾染不得。剛到美國時, 發現美國人居然用罌粟籽裝飾貝果、糕餅, 好沒常識地疑心吃多了會上癮。原來, 罌粟品類繁多, 能夠提煉鴉片的鴉片罌粟 (opium poppy) 只是其一, 其他罌粟沒有強烈藥效。在歐洲, 罌粟甚至是一種常見的野花。一年裏的這個時節, 從英國到義大利, 向陽處遍野開滿了鮮紅的 corn poppy。從土裡抽出纖細的長莖, 六片吹彈得破的艷紅花瓣旋向詭譎的黑色花心, 連葉子也是細長而嬌弱的。無怪乎中文稱它 "虞美人"。一枝孤立的紅罌粟可以看起來如此楚楚可怜, 根本無從聯想它與毒品的關係。



罌粟的炫麗迷醉了曾經用它獲取大量不義之財的西方, 前前後後賦予這種花不同的詩情象徵。在希臘羅馬神話裡, 罌粟象徵睡眠與死亡。前者衍生自它的藥效, 後者緣出它血般的色澤。因為這個典故, 《綠野仙蹤》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故事裡有片罌粟原, 凡經過的人都會陷入長睡不醒。也是看過了真的罌粟原, 才恍然大悟西洋畫裡常見一片綠野裡羅布的猩猩紅點是甚麼。

罌粟在歐洲還作為戰爭殉難死者的紀念象徵。1914年, 當第一次世界大戰席捲歐洲中心之際, 罌粟花不解戰事, 只是依照季節時序又開滿已成為焦土的北法與法蘭德斯, 覆蓋不毛的戰場為一片紅土地。那紅不只來自花本身, 還來自給屍骸血液浸染的土地。疲憊的倖存英軍佇立在血海般的曠野, 眩惑於這幅奇異的景象。加拿大軍醫 John Alexander McCrae (1872-1918) 於1915年在現場寫下了 "法蘭德斯戰場" (In Flanders Fields):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罌粟花隨風搖盪, 在法蘭德斯戰場上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在成列的十字架間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在我們倒臥的一坯土上; 天空中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雲雀依然翱翔, 高唱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槍聲却不再作響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不久前, 我們戰死沙場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我們曾經活着, 見日升日落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我們曾經愛, 也被愛,現在却長眠於
In Flanders fields.
法蘭德斯戰場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請繼續與敵人戰鬥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我們垂下的手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將這火炬傳遞給你; 將它高舉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如果你有負我們這些死去的人們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我們將不能安眠, 縱使罌粟花仍舊開在
In Flanders fields.
法蘭德斯戰場

今天, 許多大英國協國家, 在 “陣亡將士紀念日 (Remembrance Day, 11月11日, 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日)” 前後, 都還用紙做的紅罌粟紀念戰死的將士。

同一種花, 在兩個民族卻勾起兩樣的情緒。


-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