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5日

舞台上

不幾日就要搬家“下鄉”了。總覺得該幹點風雅的事, 餞別“NY, NY”這個用了多年的地址。於是, 星期五晚上去林肯中心費雪廳 (Avery Fisher Hall) 看了個演出: “女高音Christiane Oelze與 “莫札特•及其他”交響樂團 (Christiane Oelze with the Mostly Mozart Festival Orchestra)”。

這個表演是費雪廳每年暑期的“莫札特•及其他音樂節”(Mostly Mozart Festival, 不很忠實但尚可表意的翻譯) 系列節目之一。望文生義, 內容以莫札特為主, 間雜一些非莫札特的作品。星期五的七個曲目便安插了兩段奧地利作曲家安東•魏本 (Anton Webern, 1883-1945) 的唱曲。為什麼這樣做, 肯定有它比較音樂學上的意義, 音樂學者藉活動樹立音樂史的里程碑。雖然大多數的觀眾如我都無法窺其堂奧, 但外行人自有外行人置外於學說、理論的樂趣。就像最近去現代藝術博物館 (MoMA) 看 “送府到府: 預鑄現代住宅” (Home Delivery: Fabricating the Modern Dwelling) 展的人並不知道他們被建築史學者安插在學說體系中的哪個角落, 一樣看得興味盎然。

星期五的座位在舞台上。費雪廳的設計原本是鏡框式舞台, 不知道為甚麼, 這個表演的場地布置成中央式舞台, 也就是說, 將前排觀眾席改造為舞臺, 原本的舞台改設觀眾席。我特特挑了舞台座(一方面也圖它便宜), 難得地在演出中看到指揮的笑臉、女高音的美背、以及坐滿觀眾的四層樓座。

站在舞台上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演出全本歌劇的時候, 女高音連唱三個小時也不皺眉頭, 但像這樣不到一個半鐘頭的“折子戲”清唱, 彷彿有種奇怪的不成文慣例, 都只唱半場, 另外半場由交響樂團擔綱。星期五的表演亦然。選擇這個節目是因為我喜歡聲樂。但是, 品味之保守, 一如很多看畫的人看不了現代畫只喜歡學院派。魏本是苟白克 (Arnold Schoenberg, 1874-1951) 的學生, 音樂調性之實驗, 有乃師之風。我很懊喪的發現女高音演唱的四段中有兩段都是魏本的作品。

因為是莫札特, 即使是音樂知識貧乏的我, 也覺得五段莫氏曲目都不陌生。“熟悉”有種魔力, 能在一時間啟動腦中的某個裝置, 讓人感到安全、因安全而渾身舒暢。雖然, 熟悉的事物可能像麥當勞之於看不懂異國菜單的焦慮旅人, 他/她的大旱之望雲霓, 未必盡得旁人認可。

在“布拉格交響曲( Prague, K 504, 1786)” 的熟悉感中, 我的紐約居向終點挪近了一步。

-

標籤:

2 個意見:

Anonymous 昱廷 提到...

嗨學姐:
搬家還順利嗎?別忘了把新家的照片上傳喔!

看到妳這篇對於舞台的一些描述,讓我想起在城鄉所第二年我開始迷戀「舞台」,
跑去戲劇所修了一堆課:舞台設計、舞台燈光、舞台布景製作、戲劇史……,
還去上國家劇院與文化大學合辦的舞台設計師養成班(當時的畢業設計是作歌劇「遊唱詩人」的舞台設計),並且在國家劇院實習半年,還曾經衝動到想去紐約舞台設計(這也是紐約最吸引我的地方)。

2008年8月7日 上午10:12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謝謝關心, 算是初步安頓下來了。但還有很多雞零狗碎的東西要收拾。說 “下鄉”有誇張之嫌, 因為我們只搬過一條河而已。但不便的公共運輸、以車代步、在大型購物中心採購、停車讓路給散步的大雁等城鄉差距就很真實的出現了…

看你的相簿跟留言, 讓我覺得好像從來沒有好好跟你聊過, 挖掘你有趣的一面欸。或許下次留職停薪來紐約, 給我一個機會好好切磋一番吧?

2008年8月12日 上午9:53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