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9日

西行散記 (一) 拉斯維加斯


拉斯維加斯的 “紐約•紐約旅館” (New York New York Hotel)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我對拉斯維加斯的概念建立在美國建築師Robert Venturi (1925-) 等人合著的《向拉斯維加斯學習》(Learning from Las Vegas) 上。拉斯維加斯的第一家賭場是在1931年開張的, 在這本41年後 (1972) 初版的書裡, 它還只有從主街 (The Strip) 上下各延展幾個街廓的規模。然而, 當飛機在當地晚間十點開始下降時, 透過窗戶看到的, 是一張綿延數英哩的棋盤格網、燈火通明、閃耀於黑暗的內華達沙漠上。

這三十多年間的擴張, 並不完全是因應拉斯維加斯成長需求的結果, 而與房地產業者的炒作有關。遠於主街的街廓盡是一個挨著一個、平均三層樓、造價低廉的“度假屋” 。過去一年多來, 加州房市泡沫化, 這些基本上沒甚麼價值的度假屋多半找不到買主, 閒置在那兒, 為賭城的規模虛張聲勢。

這些度假屋微縮了賭城的本質: 一個違逆自然需求的人造都市。一方面, 從遠處大量汲水灌溉出不屬於這片沙漠的綠意; 一方面, 如果不開口, 餐廳侍者不會自動送上水杯, 以節約用水開銷。決策的關鍵不在於人, 而在能否賺到更多的錢。

人在賭城, 只是精密科學計算下的一個因子。這裡的動線設計, 旨在讓遊客經過最多的賭場, 與快捷舒適無關。想走到對街, 沒有最短距離的直線通道, 而必須穿過A賭場、B賭場、C賭場…行人道可能莫名其妙的中斷, 只因為往下走沒有賭場。

人對賭城的存在意義, 是把最多的時間花在賭桌上。因為這樣, 金玉其外的旅館房間設施只達到最低水準, 為了不讓遊客戀棧在沒有賭具的房裡太久。白天黑夜都一個樣子的賭場內找不到一座鐘--何須提醒賭客今夕是何夕? 此地上演的歌劇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 是一個半小時的濃縮版。理由何在? 當然是讓賭客盡快回到賭桌上。服務人員臉上堆滿了笑、卻掩不住那股子推銷的意圖。

Venturi 過度富於冒險精神了。任和城市都不應該向拉斯維加斯學習。



-----------------------------------
Rem Koolhaas (1944-) 設計的拉斯維加斯古根漢美術館分部 (Guggenheim Hermitage Museum, 2001) 閉館中, 讓拉斯維加斯更形無趣。



-

標籤:

2 個意見:

Blogger vaZ' 提到...

cool blog!.. greatings from portugal

swing by mine..
www.oneeyedcricket.blogspot.com

2008年9月19日 下午8:48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我覺得,比起東部各個小的賭城或者孤立的賭場,Las Vegas就是一個放大的墮落地,偶爾踏入,瘋狂一下,像做個夢一樣,也算玩到了。呵呵。

Iliad

2008年9月21日 下午1:17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