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8日

再看崑曲



蔡正仁 (1941-)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上一次看崑曲現場演出, 竟已是兩年前的事了。這期間, 承蒙J發揮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博愛精神, 看了些錄影、逛了幾個戲油子的網站、讀了點在這兒能找到的相關傳記、書籍, 點滴累積。雖然一輩子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學校, 我還是對學院那種壁壘分明的系統式學習不進入狀況, 喜歡悶著頭治我的雜學。被我簡化為 “那些法國人”的那批二十世紀下半文學歷史語言學者的最大成就, 就是顛覆經典的地位。是, 甚麼東西都能掘出不亞於通儒正典的純知識性趣味, 育兒手冊也能拿來當文本分析考據。不知道為甚麼, 一干法國人都被供在學術殿堂裡了, 當雜家還是對前途沒好處, 只不過, 融會新得的喪志玩物容易。從1921年穆藕初等人在蘇州辦崑曲傳習所算起, 近四五代人的崑曲近當代史說來不難掌握個梗概。熟能生巧, 不大的圈子裡幾個主事的人名、常演的戲目也就這麼混著聽熟了。

說起來, 早十幾年前的台灣並沒有甚麼崑曲環境。1949年那一陣子隨蔣來台的, 除了飛馬豫劇隊一枝獨秀外, 都是京戲班子小時候在電視廣播裡聽的 “國劇”, 其實都是京劇。其餘流行得起來的非本省戲種, 能想得到的, 彷彿也就只有黃梅調了。都說崑曲才是戲中王道, 這幾年看它紅起來了我也附庸風雅地聽, 但到底沒有那水磨工夫的修養, 時不時還是貪戀起下里巴人的京劇。張愛玲的<洋人看京戲及其他>有這麼一段:

「中國人捨昆曲而就京戲,卻是違反了一般評劇家的言論。文明人聽文明的昆曲,恰配身份,然而新興的京戲裡有一種孩子氣的力量,合了我們內在的需要。中國人的原始性沒有被根除,想必是我們的文化過於隨隨便便之故。就在這一點上,我們不難找到中國人的永久的青春的秘密。」

聊以自我解嘲。

海外崑曲社週日在哥倫比亞大學米勒劇場 (Miller Theater) 演出, 曲目包括《潘金蓮》的<挑簾>、《長生殿》的<定情>、<驚變>、<哭像>。該社是海外雅好崑曲人士組成的業餘社團, 編制不大, 想來經費也不會太寬裕。許或如此, 少見必須投入較多資金的新編戲, 製作的多半還是一桌一椅、小舞台的傳統折子戲。倒是合了我想入門打基礎的意。

<挑簾>由史潔華、蔡青霖這組刺殺旦與丑角的老搭檔演出。崑曲的劇碼文多於武, 巾生戲特別多。上崑的女小生岳美緹 (1941-) 寫自傳, 直誇讚崑曲劇本裡的小生良善可愛。但我看來看去, 就看不到幾個鍾意的角色人格。《牆頭馬上》的裴少俊、《玉堂春》的王金龍、《桃花扇》的侯方域、《西樓記》的于鵑、《玉簪記》的潘必正…, 莫不是懦弱無能的白面書生, 長輩威嚇、局勢丕變, 都可以成為背棄佳人的理由。再想想其他幾個知名中國戲的男性角色:《紅鬃烈馬》的薛平貴、《長生殿》的唐明皇…哎, 偉大的中國愛情故事都是由女方單邊完成的。心口不一的假士子看多了, 反而襯托得潘金蓮與西門慶這一對粗鄙爽快, 莫怪越來越多人要為潘金蓮長久以來的負面形象翻案。

在崑曲社挑大梁的幾個主角, 都是年紀在六十到三十間的中生代, 來美時間平均在十年以上。他們離開中國前都受正統科班訓練 (不少是上海戲曲學校崑大班崑二班的高材生), 能力在同儕中也數拔尖兒。然而, 海外到底欠缺本土那種可切磋的環境。雖然他們對崑曲的熱情不減, 技藝究竟在這片不花不雅的沙漠中日益生疏了。其唱腔在我這外行人聽來, 都有點中氣不足的問題。唯一遠道自海上來的蔡正仁 (1941-) 壓軸演出的<哭像>便顯得突出非常。蔡先生不僅嗓音清亮, 唱作細膩, 而且, 觀眾感到他是真的入戲了。

舊戲劇情人人倒背如流, 不同於今天的電影, 並不以懸疑結局吸引觀眾入場, 乃至可以推出折子戲這種沒頭沒尾的斷簡殘篇, 戲迷們照樣如癡如醉, 看的是角兒們各自的體會詮釋。許多事, 信則為真, 如宗教。我認為, 是否信仰舊戲中許多 “不合時宜” 的價值觀, 是一個技藝純熟的傳統戲曲演員能否更上層樓的關鍵。茅頂不禁歐風,竹窗難當美雨, 這個信仰能否為正青春的一代留駐呢?


-

標籤:

2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戲之美之好當然首先不在故事所傳達的意義,然而故事本身也往往能決定一出戲是否可以流傳良久。舊戲裡的人物、情節、教化,細細品來都極有意思,能窺見很多中國傳統裡面世俗教化的力量。而另一個角度說,舊戲一般都有教化目的,但挑出一折折的來看,其實是極玲瓏極活潑極貼切人物的,比如挑簾這一折,就是個跳脫脫的偷情的由頭,很有意思。所以演員演來,倒不一定需要信仰其教化意義,能融進去,只當自己是那個人,就好了。

說到這個話題,我向你推薦黃裳的《舊戲新談》,東亞圖書館有。

蔡團的戲,看著真是過癮。

Iliad

2008年10月30日 下午11:30  
Blogger Min-Ying Wang 王敏穎 提到...

(My laptop has been dead for a couple of days. Cannot type in Chinese...)

Thanks for the book title. I'll check it out when I'm on campus!

2008年10月31日 上午9:08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