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

Jane Drew (1911-1996)


Jane Drew (1911-1996)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戴錦華: 成為女性主義者的人, 常是那些過份地將男性文化內在化的人; 真正強有力的女性從來不曾將父權文化放在眼裡, 也通常不會成為女性主義者。 (《猶在鏡中》)

說起來, 也見識過許多 “女性主義者”。她們表面的虛張聲勢如此令人印象深刻, 因為裡邊那股欲蓋彌彰的不自信。

人生經驗漸長, 很多觀念都不同了, 有時簡直是「以今日之我難昔日之我」。對女性主義的看法就是其一。不再以為第二性都應該以效法女強人為志。人生道路怎麼走, 每個人自有不同見解。默默耕耘並不亞於那些集掌聲與眼光於一身的京華冠蓋。負責任、自信快樂的女性就值得尊敬。

每每聽聞在建築界得到肯定的女性, 就有個衝動要把她們的事蹟端到部落格上介紹一番。但必須把這番話, 寫在又一個女建築師的故事之前。

-----------------------------------------------------------------------------

Jane Beverley Drew (1911-1996) 出生於英國東南方的薩里郡 (Surrey) 。父親是一位手術器械設計師, 據說相當富於人道精神、厭惡醫界金錢導向的風氣。母親是一名教員。父母育有 Jane Drew 姊妹倆人。

1929到1934年間, Jane Drew 靠著課餘教法文的收入完成在倫敦建築協會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的學業。1934年, 她與建築協會的同窗 James T. Allison 結婚, 兩人在倫敦合夥成立 “Alliston & Drew” 事務所。他們有一對生於1937年的雙胞胎女兒, 但在1939年宣告仳離。離婚後, Jane Drew 繼續在倫敦獨立執業。

終其一生, Jane Drew 都衷心認同建築現代主義, 雖然現代主義在她的職業生涯後期已經遭到眾多質疑。她很早便加入CIAM (Congrès International d'Architecture Moderne, 國際建築會議), 並成為可說是CIAM英國支部的 MARS (Modern Architectural ReSearch, 現代建築研究) 的核心人物。由於CIAM, 她結識了許多現代主義先驅, 包括柯布 (Le Corbusier) 、英國雕塑家亨利•摩爾 (Henry Moore, 1898-1986) 、英國作曲家Elizabeth Lutyens (1906-1983, 知名英國建築師Edwin Lutyens (1869-1944) 的女兒), 以及她的第二任丈夫、英國建築師 Maxwell Fry (1899-1987) 。

Jane Drew 與 Fry 在1942年結婚。第二次世界大戰後, 兩人於1945年成立聯合事務所。他們的業務範圍漸漸走出英國, 及於世界各地, 包括: 迦納、奈及利亞、伊朗、科威特、印度、新加坡、斯里蘭卡、模里西斯 (Mauritius), 大多是前英國殖民地, 思及他們的海外業務大約結束於英國殖民帝國崩潰的1960年代中期, 追蹤這些委託來源可能會引出另一個有趣的故事。他們的建築類型包括醫院、大學、住宅、政府機構等等。與柯布合作規劃的印度旁遮普省 (Punjab) 新首府香地葛 (Chandigarj) 大概是最出名的一個案子。在進行這些設計時, Jane Drew 花費大量時間研究當地氣候、生態、傳統、需求, 並不只是將歐洲經驗原封不動地移植到非歐洲的土壤。這個負責任的態度讓她理直氣壯地反對指責現代主義缺乏人性的下一代。1972年退休後, 她仍然工作、旅行、講學不懈。

香地葛, 秘書處 (Ministerial Secretariate, 1951-1965), 柯布、Pierre Jeanneret、Jacqueline Jeanneret、Maxwell Fry、Jane Drew 等人設計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網路上能找到的Jane Drew 作品照片不多, 就是香地葛的幾張而已, 這多半還是托了柯布的福。到底, 典型的現代主義已經不是當代建築人想看的東西了。因此, Jane Drew 的貢獻不在於美學上的突破, 而在於她多面向的實踐。和她那一代的現代主義建築師一樣, 她對改造社會充滿了熱情, 她設計過許多社會福利住宅、研究孩童與婦女的生活空間、在非洲的長期耕耘讓她擅長熱帶建築、並從事都市計畫。Jane Drew 還積極於建築寫作。由她撰寫或編輯的書約在十本之譜 (大多與他人合著), 其中與Fry合著的幾本關於熱帶建築的書最為人所知: 《熱帶鄉村住宅》(Village Housing in the Tropics, 1945) 、《乾燥與潮溼地區的熱帶建築》(Tropical Architecture in the Dry and Humid Zones, 1956) 和《建築與環境》(Architec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1976)。她的另一項出版成就是在戰後與出版商Paul Elek 合作, 主編《建築年鑑》(Architects' Year Book)。專書之外, 她也在各建築期刊發表過多篇文章。



《乾燥與潮溼地區的熱帶建築》(Tropical Architecture in the Dry and Humid Zones, 1956)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當 Jane Drew 踏入這一行時, 建築是個男性的行業; 即使到了後來, 也沒有改變太多—1955年, 英國建築業的女性只占所有建築從業人員的百分之5.8; 2004年, 百分之14。剛離校求職時, 她的履歷被許多事務所退回, 理由是他們不雇用女性。這些經歷讓她對女性權益相當敏感。1939到1945年在倫敦獨立執業期間, 她一度只雇用女性, 希望因此改善由男性主導的建築生態。英國女性有在婚後冠夫姓的習慣, 她與昔日同窗好友、後來成為知名演員的 Peggy Ashcroft (1907-1991) 曾相約一輩子都要用娘家姓氏從事專業工作。在她的事務所工作的Frank Knight 記得, 她一直希望大家稱呼她 “Drew 女士”, 而非 “Fry 夫人” 。曾有一次, 她應邀演講, 主持人向觀眾介紹她為 “Fry 夫人”, 她用力拉扯主持人的袖子更正他的錯誤。

Jane Drew 繼承了父親的人道主義精神, 充滿了理想、熱情、漠視獎項與虛銜。在朋友的描述中, 她有著熱愛工作、精力無窮、好客、喜愛結交朋友、照顧年輕建築師等等令人喜愛的性格。不少才華橫溢的女建築師因為長期在男性主導的世界裏競爭, 或走上自憐一路而執著封閉、或尖銳極端而失於清明沉厚。Jane Drew 不但打破了玻璃天花板, 還走出了更深層的困境。



延伸閱讀 Shusha Guppy 為Jane Drew 寫的訃文, 1996年四月一日刊載於獨立報 (The Independent)



-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