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展覽----“法蘭克•洛伊德•萊特: 由內到外(Frank Lloyd Wright: From Within Outward)”



古根漢美術館的螺旋坡道
, 1959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梵蒂岡博物館的螺旋坡道, Giuseppe Momo 設計, 1932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由萊特 (Frank Lloyd Wright, 1867–1959) 設計、歷時十六載才在他死後六個月完工的紐約古根漢博物館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五十歲了。五旬的風霜曾使這座宛如甜筒的純白建築因長期混凝土脹縮不平均而立面龜裂。經過約三年 (2005九月到2008年七月) 的整容拉皮, 半老徐娘的風韻算是存住了, 館方並以“法蘭克•洛伊德•萊特: 由內到外(Frank Lloyd Wright: From Within Outward)”一展為與芭比娃娃、Austin Mini 小汽車同庚的館體慶生。

古根漢美術館的經營理念頗似事業有成後在穩定中求發展的企業家, 品味不惡但深諳媚俗討喜之重要。展覽主題古今不拘, 但必得是已被市場接受的藝術家。策展定位也力求平易, 沒有藉機自創新論的企圖, 不像惠特尼美術館 (Whitney Museum)、新當代藝術博物館 (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等矢志引領未來藝術風騷的弄潮兒, 專逐前衛怪誕之徒。就以這個萊特展來說, 有個嘲弄美國人文化水平的笑話是這樣的: 如果問一個美國人知道哪些建築師, 答案不外“兩個法蘭克”—Frank Lloyd Wright 和 Frank Gehry, 由此可見萊特之為大眾所「喜聞樂見」。拿他當主題, 門票收入無虞。我選了星期五上午去, 門前依舊大排長龍, 可資為證。展覽名為 “由內到外 (From within outward),” 指萊特力斥古典建築設計先決定外型、再安排平面的作法, 促成自由平面的功勞。然而, 這個議題已經是上世紀上半的舊革命, 自由平面對今天的建築師根本不成問題, 現下的建築明星如Zaha Hadid、Future Systems 等甚至又走 “由外而內” 的回頭路—說甚麼我也不相信他們那些勁酷的流線造型是 “由內而外” 的結果。

且不談古根漢美術館的世故精明, 它的長處是內容紮實, 展品都是有份量的代表作, 且數量可觀、解說詳實。這次的萊特展和位於亞利桑那州的萊特基金會 (The Frank Lloyd Wright Foundation) 合作, 共展出64件設計, 基本上按年代排序, 以古根漢美術館這件作品做結—想當然爾。另闢兩間個室展出住宅及都市規劃兩個子題。委託紐約庫柏聯盟 (Cooper Union) 建築系製做的六件模型相當出色而有創意, 工藝水準可圈可點。

綜觀萊特一生的設計, 可以歸納出幾個依附基本幾何型發展出的原型: 以方體為基底水平向發展的草原風格 (Prairie Style)結晶狀稜體結構概念宛如一支立錐的高層建築到了後期, 方體先是修了圓角, 最後索性演化成圓錐、圓碟。個人認為其中最成熟的還是最早的草原風格。後期的圓形建築離圓這個基本幾何形不遠, 但基本幾何型總讓人有原始感, 不免稚拙。這部份係丁字尺時代只有圓規、雲形板可繪製弧形曲面的工具限制所致 (借用友人Tan的概念), 萊特若生在電腦輔助設計發達的現在, 許或能有更傑出的表現。但思及與萊特同時的德國表現主義運用拋物線反曲線形的技巧與審美已經爐火純青的事實, 工具限制一說並不完盡。個人認為還有兩個因素交互影響。一是天份限制——這種說法當然對大師很不敬, 是故上面排比1959年完工的古根漢美術館的螺旋坡道與更早由Giuseppe Momo 於1932年為羅馬梵蒂岡博物館設計的螺旋坡道二圖, 以減輕不敬之罪。兩者的相似未必有模仿之嫌, 也許只是英雄所見略同, 但至少讓我們知道英雄榜上的英雄不只一位二是信仰。萊特受母系家族的影響, 終生信奉一位論 (Unitarianism) 。雖然不熟悉基督教的這支宗派, 但像德國建築師Peter Behrens (1868-1940) 之喜愛結晶造型受當時社會文化影響, 我隱隱覺得一位論教義與萊特的崇奉完美基本幾何形有關。

觀此展的另一斬獲是發現一個以前不知道的有趣軼聞。海內存知己, 天涯若比鄰。話說萊特有個年輕粉絲, 名喚Angelo Masieri (1921-1952), 義大利人, 自己也是個建築師。此君對萊特作品如癡如醉, 一直希望法蘭克老爹來義大利蓋點東西, 於是委託他給自己跟老婆造個房子。但是萊特這個人, 以算命師的說法, 就是個煞星, 沾上他的人都不免晦氣。第一任妻子與六個孩子給他無情離棄、包括情婦Mamah Borthwick Cheney (1869-1914) 在內的七人於1914年8月15日在位於威斯康辛州的東塔里生工作室 (East Taliesin) 被雇傭縱火殺害、東塔里生後來又於1925年4月22日再遭祝融之肆。Angelo Masieri 僕僕風塵來到塔里生找萊特, 不巧萊特正在芝加哥公幹, 於是又驅車前往芝加哥, 卻意外車禍身亡, 房子也就沒蓋成Masieri 的家人為完成他的遺願, 委託萊特在威尼斯設計Masieri紀念館 (Masieri Memorial), 卻礙於威尼斯繁瑣的歷史建築保存法令無法完成, 這個紀念館最後由威尼斯建築師Carlo Scarpa (1906-1978) 接手, 在Scarpa死後五年 (1983) 完工。萊特則飲恨, 終生未能在歐洲留下作品。

* 本文同時轉載於2009年8月號
《室內設計師》雜誌
-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