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

從2009曲水小築到國際建築師現象


* Photo by the author


剛過去的這個夏天返鄉探親時途經倫敦, 刻意重訪肯辛頓花園, 如願已償地參觀了今年的曲水小築(Serpentine Pavilion)思量著寫點想法, 無奈忙不得閒一轉眼,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 只有三個月壽命的小築大約已經拆得片瓦不存了


今年的曲水小築委託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 (Kazuyo Sejima, 1956-) 與西澤立衛 (Ryue Nishizawa, 1966-) 的聯合事務所 SANAA 設計成品是片以許多纖細金屬立柱撐起的變形蟲狀鋁合金薄片頂版, 一貫SANAA去建築的滯重感追求穿透流動的風格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 (2004) 、「(2006) 等前作品的痕跡清晰可辨整座小築虛化量體, 沒有實牆, 只用透明隔間分劃不同機能的角落, 連理論界風行了一陣子的表皮 (surface)” 都一筆勾消了鋁合金倒映藍天綠地, 幾乎要從地景中蒸發


這是我繼紐約的新當代藝術博物館之後, 第二次造訪SANAA的作品, 很遺憾地看到由新英格蘭轉戰舊英格蘭的SANNA仍然沒有監控營造品質的能力頂版和立柱接合處未經妥善處理, 露出看似高科技的金屬版內用以成形的木夾板包覆頂版的鋁合金片分割顯然沒有經過太多琢磨接縫收頭粗糙諸此大小細部問題不一


Rem Koolhaas, Frank Gehry等人曾 (一度) 宣稱不修飾雕琢的施工為其刻意經營的效果, 然而, SANNA的令譽並不建立在這種粗曠/暴的反美學上一如其它來自日本的國際建築師, 工業產品般的高技表情手工藝品般的精緻是其蜚聲國際的原因之一像傳統日本庭園, 貌似自然隨興, 其實無一處不是精算推敲後的成果曾經聽妹島和世演講設計德國埃森設計管理學院 (Zollverein School of Management and Design) 的經驗, 她盛讚德國營造技術的細緻, 想必自己也有感難以掌控跨國作品水準的事實


過去幾十年間 第一世界一線建築師走紅於世界各地, 形成國際建築師的現象其始或可溯回七零年代, 步出戰敗虛脫狀態經濟大興的日本展開一波邀請西方知名建築師跨足東瀛操刀的熱潮此後, 國際建築師的足跡追隨全球金融流動, 消費力能及的國家, 歐美不消說, 韓國台灣阿拉伯半島諸國中國 (僅舉個人較熟悉的數例) 無一不熱衷此道, 曲水小築完全是此一現象的嫡系代表這個現象扶植了一批建築明星, 老字號者如 Norman Foster, Zaha Hadid, Herzog & de Meuron, Renzo Piano, Rem Koolhaas , 還有一批如SANNA等緊跟在後的中生代一級國際比圖或邀圖幾乎成為他們所壟斷的會員俱樂部


國際建築師之濫觴著眼於交流, 立意頗善, 惜乎理想落於現實常要打些折扣身為一線建築師的他們, 都有一個 (或多個) 招牌風格, 多半有一點理論 (至少剛闖出名堂的時候), 這些風格與理論, 誕生於其獨特的, 用流行的術語來說, 語境跨國之後, 或者語境消失, 或者知音難覓, 其在原生地的智性內涵很難留存, 只能被淺化為易於操作的視覺形式丹尼爾李比斯基 (Daniel Libeskind, 1946-) 為猶太博物館量身訂作的語彙被移用在香港某大學教學樓形式的意義不存, 品質把關的能力也視業主經費而異--某種程度上, 案量大增的國際建築師像授權過度的名牌服飾, 產品良莠不一, 大師的名字並不保證什麼建築師的知名度有著共生關係的平面媒體一向善於掩飾營造細節, 環境時經由五官知覺給人的具體回應, 在平面媒體上是感受不到的因此, 如果一建築師唯知名度馬首是瞻, /她可以完全無視細部良窳, 只顧讀者經攝影鏡頭中介收到的視覺效果是否語不驚死人不休然則, 當抽象的文脈與具體的品質兩空時, 交流的意義已蕩然無存, 剩下的是遠來的和尚會念經這樣盲目的思維也許, 審視國際建築師時, 我們都需要一點甩脫此一思維的自信



-

標籤:

2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俺好奇,你啥时总结总结你认为的好的、妥帖的建筑?

其实不止建筑界,各行各业,不都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不都是“第一世界”成为“世界”标准?说到底这是一个话语权的问题,悲哀的是,极少数国家掌握了90%以上的话语权,并且自称“世界”。

倒是肯辛顿花园我真是很多年没有去过了。记忆中,英格兰的花园都留给我了美好的印象。

Iliad

2009年11月16日 下午2:43  
Blogger 王敏穎 Min-Ying Wang 提到...

总结我认为的好的、妥帖的建筑?嗯, 這可以另開一篇專題討論

2009年11月16日 下午3:37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