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

樓座

* The image is from HERE.

八年前第一次踏進大都會歌劇院 (Metropolitan Opera House)。那時初到紐約, 不知道有學生票這等妙物, 買了最便宜的頂樓座位 (Family Circle)。進了大門乖乖把票遞將上來, 驗票員傲慢地瞥了一眼, 鼻一哼, 嘴一努: 「去! 去! 一直上去!」大都會歌劇院可真高真大, 坐在頂樓望下去, 舞台上的角兒都成了拇指仙童。我熬過千辛萬苦、飛了幾萬英哩才來到這裡, 能坐在那紅絨椅裡, 已經覺得幸福萬分, 一樓到頂樓這點距離, 當時實在覺得算不了甚麼。

日子長了, 方纔摸熟買學生票的門路。大都會賣學生票的規矩多, 出手卻很大方, 二十五塊大洋的學生票給的是八十多塊錢起跳的一樓頭等座位 (Orchestra)。這麼些年來坐在頭等艙看了十幾場的戲, 養大了胃口。前幾日, 蹭進睽違兩年的大都會看戲, 重回頂樓。兩年裡變化忒多, 算是定居在這兒了。Hoboken與曼哈頓才一水之隔, 一樓到頂樓的距離, 赫赫, 可顯見了。


* 這次看的是羅西尼 (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 的「塞爾維亞的理髮師」(Il Barbiere di Siviglia), 大都會的長青製作, 但因為個人的選戲法則, 一直沒有看它----這個法則是這樣的: 普通人才便能寫出好的悲劇, 好的喜劇卻需要真正的天才。因此, 喜劇的失敗率遠高於悲劇。

2009-2010這個樂季是大都會新總監Peter Gelb (1953-) 自2006年走馬上任後第一個由他全權規劃的樂季, 共推出四部首演新劇,四部舊劇新編。Gelb一向以改革古典音樂為己任, 而且崇尚的是那種抽象前衛的新。奈何我在歌劇這一方面鄙俗得很, 就是貪看重金裝置的堂皇製作, 把馬兒、驢兒、駱駝、大象都牽上舞台的那份熱鬧, 要不, 上隔壁紐約市立歌劇院就行了, 何必多花錢看你大都會? 想聽Renée Fleming, 上網買一首詠嘆調還能無限重播。新編威爾第 (Giuseppe Verdi, 1813-1901) 三幕歌劇 “Attila” 邀請了Herzog & de Meuron設計舞台、Miuccia Prada作戲服, 也不能動搖吾志。這麼著, 沒得揀了, 只得選了「賽」劇----熟料, 此劇出乎意想之外地好。音樂固是原因之一, 導演、舞台設計、表演調度都很到位。大樂。


-

標籤:

3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怎么突然这么高产?令人惊喜。

我以为大都会和城市的区别,还有一个水准的高下,普通好的歌剧演员进不了大都会?是我迷信吗?我这么些年,只看了一次城市歌剧院,其它都在大都会。

按照“悲剧”的严格定义,tragedy,嗯,好的悲剧也是需要天分的。

对了,可以带娃进去么?

Iliad

2009年11月16日 下午2:36  
Blogger 王敏穎 Min-Ying Wang 提到...

忙完了,把握機會作點有趣的事. 一直都想寫的,累積很多題目了

我其實沒去過城市,想法和你一樣.但覺得Gelb這麼搞前衛很沒意思

"悲劇"的定義?根據哪一個?

不行吧.大都會有兒童版的魔笛,但好象也就這一齣

2009年11月16日 下午4:01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悲剧,tragedy,来源于古希腊语,本意是指人物无法摆脱命运的操弄,比如俄底浦斯去雅典本来是为了避免悲惨的命运(杀父娶母),却还是踏上这条路。所以悲剧只有古希腊有,西方唯一有的悲剧就是莎士比亚。也是因为这个,王国维说窦娥有悲剧精神。其实我是觉得没关系,文化不同,不必强求。

现在很多词都用滥了,悲剧泛指结局不好的事情。不过在圈子里,悲剧应该有特定含义,不应该乱用。另外像“英雄”,hero,其实本来也有特别含义,古希腊神话里半人半神的才是英雄,有普通人没有而神才有的能力,却和普通人一样会死。现在做了点让人敬佩的事情的人就是英雄了。呵呵。当然,词义一直都在演变,每况愈下嘛。呵呵。

Iliad

2009年11月18日 上午11:10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